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金國]3 15 15 5 15 22 5 18

  又是這段夢境了。國見英並不常做夢,或許是睡得太舒適了但實際上他曉得是自己記不清每個夜晚裡的夢。


  第一次和這場夢境相遇是在中學時參加某次合宿夜晚,夢見自己正躺在搬入新家前舊屋的房間裡那張單人床上。單手撐著床面起了身,仰賴著微弱的光線讓國見環視整間房,感覺不出這裡和現實有哪兒不同。

  除了在掛衣桿上的北川第一的制服。當下床走近向制服伸出手抓取時醒了過來,睜開雙眼時手裡的並非夢裡的制服,而是現實裡被國見掐住臉驚醒過來的金田一勇太郎。

  「……你真的嚇死我了。」國見英見狀也只是慢吞吞地收回手,金田一摸了摸被抓得微微泛紅的臉頰,反過來無辜吐嘈道:「喂,該被嚇死的是我才對好嗎!」噓,別太大聲了,睡吧你。國見見狀熟睡身旁同社團的人兒微動身子,便摀住金田一總能發出和身長一樣矚目嗓音的嘴,接著彼此不知何時又入睡。

  後來過了有陣子,國見並沒有將夢格外放在心上便漸漸淡忘那夜的夢。

  而初中每日的例行無非充斥著課業,還有社團活動。國見並不討厭這樣的日子,看似一成不變卻能察覺其中絲毫微幅變動,例如在打排球的技術上或是和同期入社的社員變得熟識起來,不過有時候倒是有些羨慕身旁人突飛猛進的成長。

  「嗯?為什麼突然嘆氣啊?」金田一耳畔捕捉了國見趁著社練中場休息時的輕嘆聲。

  「你別飛得太高了啊,場地的天花板會被你頂破的。」

  「怎麼可能。」


  只是今天花的力氣比較多點所以開始疲倦起來了。只是這樣就好了。

  從開始察覺到心情變得極度厭煩同時帶著迷網,當金田一在某天向國見開口說了句:「排球真的很有趣啊。」

  特別是和國見一起的時候。

  也許金田一是無心說的,但國見怎麼思忖都覺得是自己並沒有好好管理映出真實想法的表情。

  那段難熬的一年裡,有幾夜再度進入合宿時的夢境裡。

  又是同樣的房裡,格局擺飾之類和上一次的夢境一模一樣。只是制服被有著屬於自己的背號球衣給取代掛在那頭,不過最好笑的是金田一也出現在夢境裡,就坐在被打開一半的窗邊上。

  夢境常是無理數的。


  下一次的夢裡也還是出現了穿著球衣的金田一,也待在同樣的位置,只不過他手上多了顆排球再把玩著,結果把球上拋時不小心砸中了頭。

  再下一次的夢,金田一吃著說了很久都沒去的店賣的拉麵。

  說來奇怪,這些夢幾乎都會化為現實,最令國見印象深刻的是金田一一天內被排球擊中頭數次的那天。分明和金田一提醒過要特別小心,雖然金田一一臉疑惑地回答國見說平常他都很謹慎。


  再後來也就沒繼續做似預知的夢境,最後一次正好是初中三年結束後沒幾天的夜晚裡。金田一依舊還待在窗戶那個位置,不同之處是他提著裝滿物體的紅色絨布袋子,國見欲開口問夢裡那人為何總是站在同樣的地方,從不開口和他說話。


  星月般的溫柔光線從上傾覆而來。仰起首試著伸出手捕捉那些光點,緊握在手裡時光不斷從縫隙間透出不刺眼的光芒來。比星平糖體積更小,表面就和月球表面有些相似,他們閃爍的時間不長也不短,然後融進國見的掌心裡消失蹤影

  真溫暖。直達掌心的熱度大概就是如此溫暖吧。

  


  填完了入社的申請單也投遞好以後,回教室的走廊上國見突然抓起金田一的手,扣得緊緊地大幅度晃了幾下後放開,停下繼續向前邁步的雙腳滯留原地。

  金田一本想問國見這麼突然是怎麼回事(但他知道國見有時會突如其來做些不明意義的事情),他同樣逕自停下了腳步,轉過頭望向那人。對方與春季微風隨之飄揚的黑色髮絲和前一晚夢境的畫面相互重疊,於是他噤聲,什麼說也不出話來。


  我也覺得很有趣,特別和你一起的時候。



BGM:DEAN / 白艺潾넘어와

想法都寫得很隱晦看不懂先說聲抱歉了……
寫了超自我意識流的金國不過我寫得很開心……某一段是我自己真的夢到的,那段回想起來真的很浪漫T_T。

另外標題是英文排列:COME OVER

10 2 /   / 金國
评论(2)
热度(10)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