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

[金國]3 15 15 5 15 22 5 18

  又是這段夢境了。國見英並不常做夢,或許是睡得太舒適了但實際上他曉得是自己記不清每個夜晚裡的夢。


  第一次和這場夢境相遇是在中學時參加某次合宿夜晚,夢見自己正躺在搬入新家前舊屋的房間裡那張單人床上。單手撐著床面起了身,仰賴著微弱的光線讓國見環視整間房,感覺不出這裡和現實有哪兒不同。

  除了在掛衣桿上的北川第一的制服。當下床走近向制服伸出手抓取時醒了過來,睜開雙眼時手裡的並非夢裡的制服,而是現實裡被國見掐住臉驚醒過來的金田一勇太郎。

  「……你真的嚇死我了。」國見英見狀也只是慢吞吞地收回手,金田一摸了摸被抓得微微泛紅的臉頰,反過來無辜吐嘈道:「喂,該被嚇死的是我才對好嗎!」噓,...

7 2 /   / 金國

1

經常自作多情,有時是迫不得已浮現這種念頭。


大考的前兩周金田一問起國見能不能替他解課業上的惑,國見回答他都好,於是金田一有幾天是在國見家留宿過夜的。

兩人挨在一起埋頭各寫著老師出的複習卷子,金田一不時向身旁的國見請教疑問,不過那些問題都是國見比較熟知懂得的部分,「其實我一直想跟你說,我功課沒有你想像的好。」他向後將背倚在床緣邊,按了按盯久密密麻麻文字發疼的太陽穴。

「啊……我也好像沒誇過國見你功課好吧,但是你的邏輯很好啊!我搞不懂的地方你都能用簡單的方法解開,很厲害。」


看吧。


金田一回答他的時候並沒有轉過頭,似平常那樣,用清澈的雙瞳也看著國見的說話,只有不停擺執著自...

19 7 /   / 金國

[金國]我的香草鬆餅和你的青檸蛋糕

BGM:보통연애-朴经/朴宝蓝


  「你喜歡吃甜的嗎?」

  「還可以呀。怎麼?」

  「……要進去看看嗎?」

  「欸,好啊!」


  兩人為萬聖節應景去了一家正做節慶促銷的蛋糕店,就在結束社團活動吃完晚餐後回家的路上。金田一勇太郎視線停留在店門口外張貼的宣傳被國見英留意了一會,可國見沒忍住便停下繼續向前的步伐詢問對方,然後金田一轉過身,如他意料內露出訝異的神情,爽快地答應了。

  不過,才剛找了空位坐下,服務生湊了過來將手上拿的物品交給兩人手上,國見有些後悔前幾分鐘做出主動邀約的舉止,他應該要聯想到店內光顧的客人一致性的模樣才對。


  「金田一,你的頭塞得下這個...

21 4 /   / 金國

大菅| BGM:When You Were Mine-Taylor Henderson


  那是好有陣子的過往了。當他打開看上去有些許地方褪掉顏色,多了原先沒有的鏽化的黑色餅乾盒子,自顧自的喜孜孜上揚笑紋,有條理的將盒子內容物逐一擺在桌面上。

  大小不一小石子擁有好看的色澤,其中一顆相比其他五顏六色的琥珀顯得不太引人注目,不過他卻特別喜歡這顆。

  「它好普通啊。」

  ──你怎能這麼說它呢,我可是最喜歡它了。

  從菅原手裡擅自拿走了自己從父親老家附近溪河邊找到的石頭,往身上穿的棉質衣物擦了又擦,澤村轉過頭來笑瞇瞇招了招手示意要菅原靠近自己,然後要他仰起頭向著明亮的天空睜開眼...

春天不溫暖。

他慶幸著晨間在他毫無預警下來了場雨,因為這場雨緩解了花粉症在呼吸道上的肆虐。

國見英攤開手掌並朝外挪移好試探雨滴的大小才決定是不是得從包裡拿出傘來,雙眼發癢使他眨眼次數頻繁,國見有一瞬間以為體溫和雨滴同化而感受不及,直到陰影覆上快要看不見手掌上的紋路。


「頭髮和臉上的表情一樣暴躁耶,國見。」

國見向左側瞥了一眼,然後自顧自地悶悶的朝著遠方嘆了口氣。

「……我戴著口罩你又是看見我啥了?金田一。」

他們從沒有相互承諾或約定,但金田一勇太郎出門上學行進間總能湊巧遇得到比自己先走在前頭的國見英,金田一每每忍不住加速平時行走的步伐,消除彼此的一段距離。


我就知道你會懶...

  讓我想想?那就和你很像或是溫暖的東西就可以了。

  認識他的往後每年生日前夕總期盼能足以令人驚奇的禮物,難得這一回對方看上去有些興致缺缺地回應,或許是天氣變得更冷了。畏寒的花卷慢吞吞褪下制服換上社練衣物,老早換好衣服的松川他一面看著對方思忖,趕緊換上不就不會這麼冷了。

  半點想法也沒有。泛白的腦袋只發號了司令驅使松川從花卷後方,整顆頭的重量倚上了花卷頸肩裡。

  剩我們倆就要遲到囉,你還真重。鬆軟的黑色髮絲滿在手指與手指間來回摩娑,自然捲的柔軟,和背上接觸一瞬間相通的體溫都在意料內兌換了花卷的笑顏,有些拿松川沒轍的笑容。松川對冬季相當著迷,能逞著天冷為所欲為,像現在一樣,然後遇上了...

午夜時刻的霎霎散雨打溼了未關緊窗邊的晴天娃娃。

進房關上窗,步伐慢條斯理的回到臥床上。闔上眼瞼之餘他腦海裡突然冒出前不久那人不時掛在嘴邊的問句:「除了平常喜歡的那個之外,你還喜歡哪類?哪種?」

似往常皺了皺眉睨著對方回答:「沒什麼特別喜歡的啊,你很奇怪。」

國見英將擱在腹上的被子拉高覆在胸前,同是體溫烘過的被子卻讓人感覺比自身的溫度來得溫暖,完全沒入迷茫飄忽的朦朧意識時嘴角不自覺添增柔和弧度。


早晨九時的晴日使他重新掛上向太陽莞爾的晴天娃娃。

以往假日清閒是國見最佳補眠時間之一,他一如反常起了個大早坐在床邊迷迷糊糊地等待賴床的頑固期過渡,像隻貓無聲地伸懶腰打呵欠,一面嘗試安撫不講...

15 /   / 金國

趁夏天結束前把夏天的份歸個檔,俱燭,都是互動多沒有史實考據
BGM:ChancesMinipop


We're all waiting at a terminal

國→金,有少許松花。
和 @コートを制す。 蟲子太太玩的交換文:)

BGM:Terminal (Acoustic)-Echosmith


  「……那是有跡可循的,比如說現在的國見明明正跟學長說話卻心不在焉的看著我身後人的一舉一動?」


  在社團裡可說是觀察力極佳的松川一靜面對著突然和自己搭話的後輩說出了這句話,國見英收回了出神的雙眼返回松川身上,平淡地回答對方:「嗯,我想也是呢。」


  國見英的煩惱就如松川所言,是有跡可循的。

  在他校體育館內分兩場各自投入練習賽,中場休息的國見補充完水分張望另外一場地還在進行比賽的隊伍情況,一直都站在對方身...

23 /   / 金國

俱燭/Bright


波濤洶湧衝向前的海水和岸上沙灘邊界存在著一道白色的海岸線,那是他親眼看過以後才知道的事情。然而夜晚裡的海景和他印象中的晨間海景有所迥異,但卻是一致的美麗動人。歸途的路上不小心和隊上稍拉開了些距離,為等待後頭的夥伴,大俱利伽羅循著上一次的無意來到附近的沿海地帶。

不知是星辰抑或月的亮光,像昨日下午那人在廚房裡將烤好的蛋糕撒上糖粉,讓海平面隨著浪起伏不時熠熠閃爍。眺望聆聽了海浪幾回拍打岸邊,才趁著空檔時間向海灘邁步慢行,越是靠近暗藏洶湧的大海他既是覺得應該讓他看看這兒。

自從嘴拙說出無心闖入沿海這件事沒招惹老愛嘮叨的人責罵,倒是嚷嚷著想到自己所說的那片海域,畢竟從未親...

1 2 3 4 5 6 7 8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