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CWT40】HQ!!松花小說合本《bonne nuit,bisou bisou》印量調查

此生榮幸和路合作(灑花)
和路路的松花小說合本印調!請多指教!謝謝><

迪普路得:

印調網址(google表單)



作品:排球少年衍生

CP:松川一靜x花卷貴大

攤位號碼:第一天寄攤T20(感謝阿月><),第二天F68,如有更動會再發訊息。

作者:迪普路得+馨( @堆物櫥櫃 )

封面插圖:馨

封面協力:SHOCK

GUEST:MT.月( @浮光掠影 )

價格:100-150NTD

字數:1W-1W5

分級:全年齡

內容:發生在青色校園裡,高中生活的日常。(由各短篇組成)

試閱:

【馨】

01. Happily Ever After

  入學典禮的前一個夜晚輾轉難眠,他不禁為自己還像個長不大的小孩感到好笑。
  在腦海裡描繪明日開始嶄新的階段的途中意識輕盈飄蕩著,終於真正沉沉睡去的轉瞬之間擺在床頭上鬧鐘響起,殘酷地宣告松川一靜整夜所進行的睡眠時間不過如此短暫。
  至少第一天不是以遲到作為開幕,他微瞇著佈滿血絲的疲勞雙眸大口咬下手中持著的漢堡,一邊聽著母親這麼說。享用完早餐接著收拾完拿起包,徐步準備從玄關離開家前回過頭向反映容貌的鏡子整理儀容,松川他覺得今天的自然卷似乎比以往都還頑固。
  「啊啊就這樣吧……我出門了──」

  寧靜安詳的早晨倒是讓松川精神恢復了些,這使他行走的步調放慢好能張望各處開在四月裡的櫻花,路旁連結一棵棵櫻從住宅向外延伸著烏黑樹枝,枝條上鑲著盛開的粉色花朵。
  在樹下抬起首,被神秘的粉嫩氛圍下壟罩,一陣炫目卻甘於迷失在這片美好景色之中。松川正著這麼發自內心認為,傳進耳畔的不明聲響打斷了他的短暫沉浸。

  近乎櫻花的粉色,是松川雙眼捕捉後的第一印象。

02 All About Us

  「花卷前輩真是一位神祕又難以捉摸的前輩呢!」

  有位後輩這麼評語著。
  然而在一旁更換衣物的松川不得不暗自贊同起來,比如說松川已經換完衣服關上櫃子,花卷正好出現在右側並且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看著自己,松川從心底竄起一股涼意和不好的預感使他皺起眉間,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花卷:「怎麼……」
  誰說男人的第六感不靈驗呢?

  松川還沒道出完整的問句被花卷突如其來的舉止強制終止,他捉住松川兩隻手開始高聲展現像音樂劇的歌喉,接著真如電視上的演唱者帶領著松川在活動室四處跑跳歌唱了幾分鐘,最後以颯爽地像個異國王子對著松川半跪姿飆起五音不全的高音作為完美收場,至於看出神的後輩們也賞臉地給了熱烈的掌聲。
  「……你最近在迷音樂劇嗎?」
  「對啊,你怎麼知道?」
  「因為這一整個禮拜你都把我當練習對象演音樂劇。」
  「抱歉啦──因為只有松川願意配合呢,岩泉他們完全不理會我。」

03.日晷花

  不願吃也不願喝,此刻牠是一隻逐著陽光而活的花貓。

  牠靜靜地待在被灰色窗簾蓋去大半的落地窗前,瞇起蜂蜜色的雙眸看上去相當沉浸在其中,整個身子都沐浴在溫暖的晨光下。
  同時花卷也坐在牠身旁,放輕動作一個伸手將窗簾拉開好讓太陽能夠完全投射進屋內。他什麼話也沒說,沒了像以往會擅自和花貓說些甜言蜜語好增進感情的舉止,就只是靜悄悄地手臂擱在側臉,躺在離貓最近的距離。
  客廳內擺設在前一個禮拜的劇烈更動下讓落地窗前有了一大幅空地,花卷和松川將毛絨絨的地毯鋪放在那兒。很久之前這塊地毯早已被花貓的利爪弄壞,但是花卷突發奇想要松川把它找出來重新擺在這個地方,松川拒絕不了花卷,也有不捨。

  不捨得年事已高的花貓。



【迪普路得】

002.三個春天

  像是一場精心排演的戲,有點荒謬好笑,卻又如此認真地去演繹,花卷為他披上一大片白色床單,冰冷的剪刀貼在他耳邊時他這麼問他:「你確定嗎?」

  低低的,像從窗外很遠的地方吹來的風,明明是冬天,卻帶著春天的氣息,是他總帶著的那種口氣,半是戲謔、半是玩笑。

  他點點頭,閉上眼睛,道:「是該剪了。」

  從花卷的角度看過去,他沒什麼表情,他心裡卻提起一絲絲緊張,握著剪刀的手有些濕。

  他想:「真奇怪,真的那麼信任我?」

  說是剪,花卷也沒有拿著剃頭刀一條一條犁成青草地的勇氣,他修了一些過長的頭髮,然後站到他面前,挑起瀏海細細修著,這讓松川的鼻間都是花卷用的肥皂的味道。

  這個味道在這裡到處都是,在他的房間裡、他的衣服上、他的四周。

  他滿喜歡的。

  「好了。」松川睜開眼,花卷站在他面前,嘴角止不住的笑意。

  他說:「松川,你真是個怪人。」跟我差不多。

  松川微微低頭,嘴角上揚:「還好。」彼此彼此。

  花卷將從姊姊房裡拿來的鏡子擺在他面前,帶著些許不安地問:「怎麼樣?」

  松川摸著短似他的瀏海,唯一不同只有微微鬈曲的天生自然捲,翹向各個方向。

  他看見鏡子裡的自己笑了,答道:「很好。」

  花卷眼睛裡的興奮迸然而出,他挪開鏡子,拿起手機,攬過松川的肩:「來拍個照!」

  畫面裡只有他們的兩個大頭,一個高興地比著YA的手勢,另一個因為臉上的頭髮沒清乾淨落在人中看起來像是太長的鼻毛。

  花卷因為這個笑了很久,松川終於在無奈之後,也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松川少見地笑得肆意,全是因為這個人,他像是某種神奇的魔咒。

  直到很久以後,這個下午的一切,他都深深刻在腦子裡,像是某首優美的曲子,低聲的、繾綣的、縈繞在記憶裡。


【試閱結束】


有任何問題歡迎留言詢問(其實發這裡就個例行公事而已←,並沒有期待什麼ww)如果真有海外的需求,會再斟酌情況。若不行進入表單,可以直接留言。

评论
热度(34)
  1. 堆物櫥櫃迪普路得 转载了此文字
    此生榮幸和路合作(灑花)和路路的松花小說合本印調!請多指教!謝謝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