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及岩]TWO POINT

(Wine Day)

1. 心直口快是他的特徵,心不對口是他對你好的舉動,你都知道。

  從平常坐的那班車下來後,兩人並著肩走在路旁你一句我一句地恣意聊起五花八門的話題,一直到其中一名少年開口提及:「說起來你們班上要做什麼?這禮拜太忙我都忘了問你。」

  被提問的少年停下邁步的雙腳,徒留還在行走的對方,而他發覺那人消失在自己身旁也停下腳步回過頭尋找不見蹤影的他。他對上那人不禁顰蹙,只因對方兩眼之中突然間星光熠熠著,十指交錯在胸前向對方笑瞇瞇地眨了眨眼回答:「我可以去你班上看你穿女僕裝嗎?小岩。」

  「你這白癡怎麼知道啊……不過,行啊。」

  「真的假的!不是騙我的吧!小岩班上不是要做女僕喫茶嗎!」及川對於岩泉別有一般反應感到喜出望外,及川從松川那裡得知岩泉一文化季那幾天班上的活動內容後篤定要事先裝作不知情,然後硬是要空出時間到岩泉值班上陣的時候突襲。


  不過及川徹實在太想看岩泉穿女裝的糗樣,計畫就這麼被拋在一旁。

  「誰跟你騙了啦!隨你高興。快走了,會遲到的。」

  「欸!別走這麼快!」

  兩人都是如此相似。及川徹會這麼想,也是因為接下來岩泉一說的話所致。


  「你演的話劇戲份不過就是顆樹,樹就要有樹的樣子。別一時逞強出頭把你的手弄的到處都是傷,蠢蛋。」

  明明是心知肚明的卻還是忍不住從本人口中確認,最重要的是明明刻意隱瞞的事情又被眼尖的那人一滴不漏的察覺到。及川低著頭重新和對方並肩走著同一條柏油路上,闔上雙眸後嘴角悄悄噙著弧度,隨時間流逝上揚的更加劇烈,和心跳同步。

  「來看看舉世無雙的樹嘛,小岩。」

  「你做的道具樹超像花椰菜的,不是我要說。」

  「欸!?」


2. 他沒外表那般恣意妄為,你知道他那份比誰都柔軟又單純的內心。

  文化祭當天及川滿是懷抱期待的心就在踏進岩泉一的班級教室裡,剎那間,摔落一地。

  「說好的女僕小岩咧──」

  「喲岩泉,我們把主將大人帶來參觀了。」花卷偕同松川逕自越過跪在地板上張手定格幾秒的及川,來到櫃檯前觀看岩泉負責著手餐點內容,岩泉熟練地照著夾在邊上線條的菜單項目,不到一眨眼的時間手搖出指定飲料,倒入玻璃高腳杯內,連同剛出爐的鬆餅淋上琥珀色蜂蜜,放入黑色圓托盤內招招手要班上女同學前來送餐。

  松川和花卷嘆為觀止不自覺拍了拍掌。

  「小岩說好的……嗚嗚……」及川終於不再化作石像,消沉地一步一腳蹭上櫃檯的位子上,岩泉為防止對方繼續念念有詞而妨礙作業,他決定幹一件平常不會做的蠢事。察覺到岩泉意圖的松川和花卷互看了對方一眼,再來打算沉默端詳一切事情發展。岩泉脫下了圍裙轉身向後走回更衣室,出來時,花卷和松川簡直憋笑得只能趕緊將手機拿出來。

  「蠢樹川,快看啊,你不是想看嗎?」

  「哦!……什麼啊小岩哈哈哈哈!」

  原先身著體育服硬是將女性尺寸的黑色女僕連身裙外穿,裙子以下露餡體育長褲看起來相當俗氣。四人沒完沒了的扯淡,正好岩泉的班輪完,問了三人要不四處逛逛。

  「岩泉,你就這麼穿著行嗎?荷葉邊很注目哦。」

  「沒差啊,順便幫我們班上宣傳。話說可以叫這個人少扯我的裙子嗎?明明裡面什麼都沒有。白癡川,就是說你!」力量五的手力拍去及川的鹹豬手,揪住對方的後領一起來到演藝廳裡,舞台上許多人員正慌忙地布置背景,這裡晚些就是及川班上演出的地方。

  「是說很意外啊,及川竟然演配角。」

  「沒辦法呀,是抽籤抽到的。還有你們看的到的道具幾乎都是我設計的哦,及川先生很厲害吧!偷偷讓你們先挑位子坐啊,我也先去場佈了!」

  放眼望去台上有的道具確實散發著及川的風格,開演前拿到話劇的資訊刊本岩泉仍舊沒能搞懂故事內容,過程中明明是配角的及川卻格外吸引人眼球,或許底下前排的那幫後援會粉絲也有攸關。

  眼光一面追逐著台上那人身影,岩泉一邊思忖著文化祭結束後接踵而來的後夜祭。讓岩泉陷入深思的並非要邀請哪位女孩子在昇揚紅色棉絮的篝火晚會上共一支舞,而是青城一直以來的流傳下來的奇怪習俗。

  以往每年及川都會嚷著岩泉給自己的肯定勝過女孩子們給予,及川雖然這麼說,都還是會妥善處理一袋袋令男生們稱羨的「禮物」,岩泉深知及川徹叫人意外的一面。

  不過就是既佩服又喜歡對方身上這點。


  文化祭正式落幕結束後,全部人員聚集在學校一隅空地,空地中央用無數根木材架成高台,委員會致詞完一聲喝令下全場人員一哄而散,伴隨而朗朗上口的輕快音樂引領成雙成對圍著篝火旋轉舞動。

  岩泉坐在其中一棵樹下,好好將眼前最後一次參與的光景努力烙印在腦海裡。最後他從沒失常過的雷達不偏不倚地掃描到了那人背影,站在不遠處背對岩泉,看起來大概是和哪個女孩子在交談。

  看來談話結束的那瞬間,及川徹也毫無疑慮地一個轉身直接向岩泉露出對於他來說有些多餘又是輕易侵略眼簾的偌大笑顏。

  「小岩一直在窺視我嗎?」及川小跑步來到岩泉身邊,自說自話著坐在岩泉一旁空位。將拿在手上牛皮紙袋放在地面上,弓起雙腳將下巴擱在膝上,也直視前方篝火處。

  「可惜沒有,只是湊巧。」颳起一陣符合時節的涼風,岩泉側著首看過及川額前一綹綹隨風舞動的棕色髮絲,才發現對方的頭髮好像又長了些許。「你這一次沒有像以前那樣吵著要我給你東西啊,及川。」及川傾首回望岩泉。

  「嗯?我正要提這件事,小岩,我……」


  及川眼前一片黑暗,他只感覺到臉上被貼附了某樣東西。一時反應不過來的及川伸出手捉住挪開,是個藍色小紙袋,及川疑惑地看了紙袋良久,抬頭對上已不再看向自己的岩泉一。

  翻開折口,袋裡有的只是零碎不成形的物品。

  「小岩,這個是……」

  「我放進袋裡的時候沒拿捏好力道都碎了,先說一下,那是我們賣的商品試做出來沒人要所以拿來給你。」

  青城每年舉辦的文化祭都湊巧在十四號那週,所以有著後夜祭只要給了心儀的對象巧克力就能夠成真與對方在一起的心願。

  及川欣喜地將紙袋輕觸在額前,紙袋和黑巧克力的濃郁香氣混攪一起充斥了鼻腔,昂著首闔著眼嘗試憑空想像,當時岩泉是如何做出這份巧克力,是用何種表情來包裝,還有剛才是不是也和即將脫口而出的心情來送給自己的。

  「喂,你剛剛要說的不是這……」


  口中擴散的香氣過於甜膩讓話語就此戛然而止,從中獲知了那人方才說道一半沒了下文的心意,可他不禁想發笑讓彼此分開了點距離,猜想著對方可能因為突如其來的舉止會被自己爆打一頓而些微畏縮導致斷續性的親吻。

  「笑什麼啊?」

  「笑你傻,不過我也一樣傻。」


-FIN-

BGM:Daydream - Tori Kelly

那個傳說和文化祭舉辦日期是捏造的,我只是想寫寫官方動畫月曆那兩人。
巧克力和及川岩泉,每個月14號真好。好久沒寫他們感覺又有點不一樣了,希望看到這裡的你會喜歡。

最後,好喜歡好喜歡阿吽!

评论(6)
热度(55)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