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金國] Honey Honey Honey Honey Honey!

BGM:Good Time-Owl City/Carly Rae Jepsen
0803蜂蜜の日/兩名少年不打排球爬山揮灑青春去

(但似乎只有一位在揮灑青春血汗)

 

  「衝吧衝吧勇太郎,耶。」
  「一點沒精神的精神喊話聽了哪能拿得出什麼幹勁啊……」

 

  國見英屈膝坐在離金田一不遠處的樹蔭底下乘涼,並用一號萬年表情抬起右手揮了揮隨便表示對方要加油。金田一壓根兒無法感受到國見一絲誠意,只想快點結束眼前一切對自己的折磨。

  今天究竟為何自己會站在這裡,又為何如此地容易被對方牽著鼻子走,這些無解的問題在腦子裡蜂湧而出。

  但不僅是腦中問題,眼前的生物也漸漸蜂湧而出。

 

  下午閒得發慌的金田一傳了即時訊息問國見現在正在做些什麼,沒幾秒國見回傳了一條訊息嚇得金田一原先在床上悠閒躺姿而彈跳起來,下了床慌慌張張穿了件外套拿了鑰匙錢包,忡忡下樓找對方還差點從門口摔跤以狼狽模樣登場。

  「『我現在在你家門口哦,要跟我出去玩嗎?』,這也太突然了吧?!」金田一來回看向國見和手機,念出對方前一刻回傳的訊息。
  國見邊聽對方嘮叨,邊用手背抹去額間汗珠。隨後從腳踏車座下來,用腳拽了下立架讓腳踏車固定不偏移而倒塌。
  「載我吧,從我家到你家也有段距離累都快累死了。」國見改坐在腳踏車後座,明顯疲憊的嗓音令金田一不由得無法反駁些什麼,也就順勢跨坐上來,蹬起腳踏板遵循國見的指示開始一趟下午的出遊。

 

  「……等等不對啊,我們家不是徒步不到五分鐘就到了嗎?!」
  「是──這樣嗎──」

 

  國見脫下了頭上那頂草帽,替眼前身高挺拔地有些過頭的傢伙戴上,國見發出少見的驚嘆聲招來金田一的疑惑。
  他沒回答,因為要是把「沒想到你也戴的了帽子」這句實話說出來肯定惹得駕駛者過度反應而發生連車帶人的恐怖意外。沁著夏季獨有的風微醺了國見的睡意,但是金田一自顧自地談話又使精神步入正軌,雖然國見鮮少回話也不顯得兩人之間的間距或尷尬。

  一直以來的互動總是如此,不曾改變過。

  沿途景物從一幢幢房屋轉變成鮮綠的自然,這時候金田一不禁提出自己的疑惑來。

  「吶,國見我問你喔。」
  「請問。」
  「我們到底要去哪啊?」
  「到了就知道了。」
  「不要耍我喔喂!」
  「怎麼會呢,我怎麼會耍你。」

 

  ……才怪呢。
  國見趁金田一背對看不清自己的對等優勢,吐了吐舌。

  花了點時間和力氣上了坡,國見傾著身子看向不遠處的小木屋後拉拉面前高個子的衣襬,要他停在木屋前面。

  率先下車的國見敲敲門進入屋內,隨後跟上的金田一禮貌性地說聲打擾後,出面迎接兩人的是個年邁的男子,不曉得為什麼看上去有些似曾相識。

  「就是你了嗎?英真是找對人啦!來吧,有個大使命要交給你囉高個兒!」
  「爺爺,我看人很準的。」
  「啊?好、好的……什麼?!什麼?!」一時之間金田一才剛搞懂原來這份熟悉感就被國見的爺爺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拉去了後院,並將一件摺好的衣物交給了金田一。

 

  「請問……」
  「我們……」
  「不會是要……」
  「對喔,就是要採蜂蜜!啊快穿上那件衣服啦,爺有練過所以不怕被螫。」

  金田一聽見關鍵字二話不說將手上的衣物穿上,純白的罩衣只露出臉部,從剛才一直待在後院門口旁樹底下的國見目睹整個過程差點不憋笑致死,那傢伙的背影怎麼能這麼滑稽。

  這時候金田一轉過頭來投射蘊含滿是緊張不安,背後的爺爺似乎對金田一說了些話後,臉上表情瞬間軟化了下來,只剩下無奈的神情並且輕嘆口氣後又轉頭回去。
  國見對此稍微遲疑了會。

 

  夏季的豔陽就算到了下午依然眩目得無法適應,靠在樹身的國見茫茫中不小心打起盹來,一股甜膩的香氣充盈在鼻息之間,隨之睜開了雙眸對上坐在前方的金田一手上還騰著熱氣的香氣來源。

  「結……」
  「國見!現在!馬上喊十次HONEY!」
  「……HONEY、HONEY、HONEY、HONEY、HONEY、HONEY、HONEY、HONEY、HONEY──」
  「我是你的?」
  「HONEY?」

  「終於贏過你一次了,呵呵呵。」
  「……你是白癡嗎?拿來。」國見睡迷糊意外中了金田一的陷阱,惱羞地搶過對方手上的叉子後正準備吃起盤子內熱騰騰的鬆餅,金田一喊停,使叉子懸在空氣中。

  「雖然你睡著了這可是我費盡千辛萬苦採來的蜂蜜!」玻璃罐中透過光照射下,蜂蜜的金黃色澤顯得相當漂亮。金田一小心翼翼地將蜂蜜交錯淋在鬆餅上,叉起其中一快要送入口中的時候,國見停下動作。

  「你幹嘛?」
  「……吃嗎?」國見不等對方應答直接送入了金田一的口中好堵住對方的支支吾吾,「好吃吧?」

  「不錯啦,話說你為什麼不直接跟我說,你因為中暑沒辦法繼續幫你爺爺的忙啊?就算這樣我也願意幫你啊!」

  「嗯,這樣不是也很有趣嘛。」

  「你……是害羞的意思嗎?」

  「你想聽真話還假話?」

  「呃,先來個假話好了這樣也讓我好提前做心理準備和安慰。」

 

  「我沒在害羞。」
  「誒──?!」

 

  少年垂下了眼瞼,品嘗著口中過於的甜膩,嘴角微微上揚的弧度比蜂蜜還要濃郁,然後視見畫面的另一少年也隨之換上了笑臉。

评论(8)
热度(33)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