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1

經常自作多情,有時是迫不得已浮現這種念頭。


大考的前兩周金田一問起國見能不能替他解課業上的惑,國見回答他都好,於是金田一有幾天是在國見家留宿過夜的。

兩人挨在一起埋頭各寫著老師出的複習卷子,金田一不時向身旁的國見請教疑問,不過那些問題都是國見比較熟知懂得的部分,「其實我一直想跟你說,我功課沒有你想像的好。」他向後將背倚在床緣邊,按了按盯久密密麻麻文字發疼的太陽穴。

「啊……我也好像沒誇過國見你功課好吧,但是你的邏輯很好啊!我搞不懂的地方你都能用簡單的方法解開,很厲害。」


看吧。


金田一回答他的時候並沒有轉過頭,似平常那樣,用清澈的雙瞳也看著國見的說話,只有不停擺執著自...

26 7 /   / 金國

[金國]我的香草鬆餅和你的青檸蛋糕

BGM:보통연애-朴经/朴宝蓝


  「你喜歡吃甜的嗎?」

  「還可以呀。怎麼?」

  「……要進去看看嗎?」

  「欸,好啊!」


  兩人為萬聖節應景去了一家正做節慶促銷的蛋糕店,就在結束社團活動吃完晚餐後回家的路上。金田一勇太郎視線停留在店門口外張貼的宣傳被國見英留意了一會,可國見沒忍住便停下繼續向前的步伐詢問對方,然後金田一轉過身,如他意料內露出訝異的神情,爽快地答應了。

  不過,才剛找了空位坐下,服務生湊了過來將手上拿的物品交給兩人手上,國見有些後悔前幾分鐘做出主動邀約的舉止,他應該要聯想到店內光顧的客人一致性的模樣才對。


  「金田一,你的頭塞得下這個...

25 4 /   / 金國

春天不溫暖。

他慶幸著晨間在他毫無預警下來了場雨,因為這場雨緩解了花粉症在呼吸道上的肆虐。

國見英攤開手掌並朝外挪移好試探雨滴的大小才決定是不是得從包裡拿出傘來,雙眼發癢使他眨眼次數頻繁,國見有一瞬間以為體溫和雨滴同化而感受不及,直到陰影覆上快要看不見手掌上的紋路。


「頭髮和臉上的表情一樣暴躁耶,國見。」

國見向左側瞥了一眼,然後自顧自地悶悶的朝著遠方嘆了口氣。

「……我戴著口罩你又是看見我啥了?金田一。」

他們從沒有相互承諾或約定,但金田一勇太郎出門上學行進間總能湊巧遇得到比自己先走在前頭的國見英,金田一每每忍不住加速平時行走的步伐,消除彼此的一段距離。


我就知道你會懶...

午夜時刻的霎霎散雨打溼了未關緊窗邊的晴天娃娃。

進房關上窗,步伐慢條斯理的回到臥床上。闔上眼瞼之餘他腦海裡突然冒出前不久那人不時掛在嘴邊的問句:「除了平常喜歡的那個之外,你還喜歡哪類?哪種?」

似往常皺了皺眉睨著對方回答:「沒什麼特別喜歡的啊,你很奇怪。」

國見英將擱在腹上的被子拉高覆在胸前,同是體溫烘過的被子卻讓人感覺比自身的溫度來得溫暖,完全沒入迷茫飄忽的朦朧意識時嘴角不自覺添增柔和弧度。


早晨九時的晴日使他重新掛上向太陽莞爾的晴天娃娃。

以往假日清閒是國見最佳補眠時間之一,他一如反常起了個大早坐在床邊迷迷糊糊地等待賴床的頑固期過渡,像隻貓無聲地伸懶腰打呵欠,一面嘗試安撫不講...

16 /   / 金國

We're all waiting at a terminal

國→金,有少許松花。
和 @コートを制す。 蟲子太太玩的交換文:)

BGM:Terminal (Acoustic)-Echosmith


  「……那是有跡可循的,比如說現在的國見明明正跟學長說話卻心不在焉的看著我身後人的一舉一動?」


  在社團裡可說是觀察力極佳的松川一靜面對著突然和自己搭話的後輩說出了這句話,國見英收回了出神的雙眼返回松川身上,平淡地回答對方:「嗯,我想也是呢。」


  國見英的煩惱就如松川所言,是有跡可循的。

  在他校體育館內分兩場各自投入練習賽,中場休息的國見補充完水分張望另外一場地還在進行比賽的隊伍情況,一直都站在對方身...

23 /   / 金國

[金國]Body Talk

金田一勇太郎2015生賀/金國
BGM: メランコリー-タイナカ彩智


春天是最初相戀與最終分離的季節,然而現下的季節,屬於他。

於是偽裝著厭惡夏季,只因為夏天特別讓思念徒增。


蟬鳴和印象中的他相互疊合,既純粹又是理所當然地霸佔耳畔。每每不小心忽略那番話的用意何在,不過用膝蓋思考也知道一定是出自如那人本性,總是摻雜著無法被掩飾很好的擔憂顧慮。

這天成功地被這陣震耳欲聾的天然定時鬧鐘擾醒。

或許是和對方失聯近一個禮拜的關係,憑國見英平時睡得沉的本事就此失了靈。從金田一打完那通最近要忙著期末報告可能沒什麼時間聯絡自己的電話以後,國見每天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放在床頭櫃的手機解...

如果小學就認識的話

「嗯?那這樣感覺很像哆啦欸夢耶!哆啦英!」

「那你肯定是那個沒用的大熊。」

「誰、誰沒用了啊?!」

國見英穿著黑色連帽T恤,衣前確實有著像百寶袋似的大口袋。

今天第三節得到家政專用教室進行授課,國見突然說起自己對於家政教室相當排斥的原因。金田一愣了愣,腦海裡自動浮現平時會看的卡通裡怕老鼠的角色。

這個角色萬能又聰明。

在金田一眼裡的國見是聰明的,雖然有時候對自己有點淡薄無情。

「呃,國見……蛋殼又不小心掉進去了,還有點多……」

「你真的很笨手笨腳,拿來。」

但在緊要關頭的國見卻又是如此可靠地讓人依賴,雖然嘴上還是有點不留人。

一想到這裡嘴角不禁上揚著溫暖的弧度。


「連...

15 /   / 金國

[金國]FABULOUS DARLING

  「你要睡了嗎?」

  「還沒。」

  「那就好。」

  「……請問可以允許我睡嗎?」

  「不!行!」


  未眠夜裡的噩耗訊息告訴金田一,今晚能安然入眠的機率凶多吉少,只要枕邊人在耳邊持續著似跳針般的呢喃問答。金田一將兩掌覆在臉上不讓對方看見自己睡意沉沉的表情,而後輕拍了拍雙頰試圖讓自己的意識能夠再清晰點,但多半是毫無用處的。

  誰叫自己釀下不該惹的禍了呢,金田一勇太郎。


  兩人利用閒暇的時間約在金田一家裡看片子,國見難得主動提出最近有部想看許久的電影剛好租到了,不如就一起看吧。金田一當然不假思索地答應對方,等國見一手拎著一袋觀賞電影必備零...

聰明反被聰明誤,對少年來說這個道理自然是明白,但他不曉得這句話正是說明現在的他。很多時候他像隻緘默不語的貓,瞳裡蟄伏著別人猜不透的深沉同時緊盯他所執著的對象。

那個永遠不解風情又對自己老是釋出溫柔的人,那個人坐在面前埋首嘗試書寫套用前幾分鐘親自教導過的數學公式。少年撐著頰歪起首,一邊觀察對方幾年來絲毫沒有變化的字體,邊看著金田一用修長又骨感手指執筆的模樣,他記得金田一右手無名指的指節上,有個經握筆的姿勢不良所留下的硬繭。

不知何時表面已經看不出有過硬繭,伸手觸碰仍然能摸出突起的堅硬,但也不復過去初次觸摸時的感受。

戛然而止的停筆,只因國見伸手前來捉住金田一的無名指。

小心翼翼,又像試探...

22 /   / 金國

20歲

「不好意思久等了,這是您點的可樂吧?請慢用。」

服務生用甜美的嗓音禮貌性地說道,最後不忘更添上一抹笑容可掬。

看在眼裡的國見絲毫不關心女服務生多麼姣好的容貌抑或對自己示好的一舉一動,他從女服務生從側身闖入眼角開始注視著托盤上用玻璃杯裝取的內容物,他察覺到往常在這種場合頻繁發生的事情,又再一次在眼前上演。

油然而生的不悅感被坐在桌子另一端的金田一察覺,但不察覺也難,因為國見臉上表現地一清二楚。


銳利的快穿破那杯可樂的視線彈指間換成金田一本人,他下意識立刻轉過頭裝作若無其事撓撓頭髮,沒幾秒,金田一按奈不住這陣沉默便乖乖作罷與國見目光交會。


這裡是當地某間小有名氣的燒烤店,許多人特...

22 /   / 金國
1 2 3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