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1

經常自作多情,有時是迫不得已浮現這種念頭。


大考的前兩周金田一問起國見能不能替他解課業上的惑,國見回答他都好,於是金田一有幾天是在國見家留宿過夜的。

兩人挨在一起埋頭各寫著老師出的複習卷子,金田一不時向身旁的國見請教疑問,不過那些問題都是國見比較熟知懂得的部分,「其實我一直想跟你說,我功課沒有你想像的好。」他向後將背倚在床緣邊,按了按盯久密密麻麻文字發疼的太陽穴。

「啊……我也好像沒誇過國見你功課好吧,但是你的邏輯很好啊!我搞不懂的地方你都能用簡單的方法解開,很厲害。」


看吧。



金田一回答他的時候並沒有轉過頭,似平常那樣,用清澈的雙瞳也看著國見的說話,只有不停擺執著自動鉛筆寫下前不久國見說的重點整理的手。假若是的話,肺腔裡的二氧化碳都得使上力擠出再吸取氧氣好得以完成正常的呼吸程序。



說出這種讓人不得不多加思索那些話語背後另有的涵義,儘管知道這個人玩不來言語遊戲。



「國見?」

「時間晚了,睡吧,明天還要早起。」整頓完書包,矮桌也收去角落後金田一一面打著地鋪,窩進被子裡都躺好了才發覺國見還坐在原先複習功課坐的位置,就在靠近自己右側的地方。幸好國見房裡是木質地板,對於東北的冬天來說還是寒冷。


「不是說要睡了嗎?」穿著淡紫條紋睡衣,而睡褲些微長過了腳背的一半,雖然國見已經曲起雙腳的狀態都顯得有點長。金田一從被子裡伸出手,小心翼翼觸碰比他自己的手膚色來得淺的腳背,指尖那端染上一股涼意。

「要睡了,我要去關燈。」

「哦,開關離我比較近,我去關就好啦。」在落下這句話的前一刻,身體早先行一步動。



暗下燈光片刻,他忘了要金田一再按一次開關轉夜燈。

夜幕像不小心被星光色的顏料給倒翻沾染了,暈黃微弱的光在有彼此兩人的空間裡散開直到佈滿。


「你需要夜燈對吧?晚安了。」



看吧。

我不是要擅自自作多情的。


-


睡不著特輯,只是因為我常睡不著所以想在翻來覆去睡不好的夜裡進行金國復健。

26 7 /   / 金國
评论(7)
热度(26)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