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春天不溫暖。

他慶幸著晨間在他毫無預警下來了場雨,因為這場雨緩解了花粉症在呼吸道上的肆虐。

國見英攤開手掌並朝外挪移好試探雨滴的大小才決定是不是得從包裡拿出傘來,雙眼發癢使他眨眼次數頻繁,國見有一瞬間以為體溫和雨滴同化而感受不及,直到陰影覆上快要看不見手掌上的紋路。


「頭髮和臉上的表情一樣暴躁耶,國見。」

國見向左側瞥了一眼,然後自顧自地悶悶的朝著遠方嘆了口氣。

「……我戴著口罩你又是看見我啥了?金田一。」

他們從沒有相互承諾或約定,但金田一勇太郎出門上學行進間總能湊巧遇得到比自己先走在前頭的國見英,金田一每每忍不住加速平時行走的步伐,消除彼此的一段距離。


我就知道你會懶得拿傘出來啦,所以囉。金田一嘴角似口吻的狡黠添增弧度,在國見眼裡卻是赤裸裸的傻呼呼。

依稀記得寒假期間國見才剛剪短頭髮,現在後腦杓的頭髮已長至及頸。金田一的視線不由自主多停留在那兒,除了他注意到長度外其實更令他掛心的是那幾搓翹起的毛髮。

若不是右手還撐著傘金田一或許會忍不住伸手去撫平一番,不過這麼做會被國見英給白眼。

雖然他好像發現了金田一太過專注的視線,感到不自在的國見伸長手捏了一把金田一手感還算不錯的臉頰。

「好像滿多次下雨的時候,你都會出現在我旁邊幫我撐傘。」

「誒?是這樣嗎?」


然後過沒多久就會停雨。國見欲開口接著說,結果沒想到雨勢變得越來越小,空氣盤旋的溼氣逐漸消散,被溫暖的陽光取代了周遭的陰暗。

金田一逕自收起傘,冬日投射而下的光線連同櫻色花瓣掉落在彼此頭髮上、肩膀和身上無數處,他們也沒想到他們正巧停留在從庭院延展出的花滿枝枒之下。



國見,你看起來很狼狽。

……誰叫你擅自……哈──哈──哈啾──!

髒、髒死了你──!



(但有你在給了春天足夠溫煦的理由。)



-FIN-


BGM:Yuna-Decorate

评论(4)
热度(24)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