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俱燭/ 現PARO/ 學生×上班族(不過文中不太明顯)/ 捏造稱呼有


冬天融化以後是粉紅色的,連這天也四處蔓延了同色澤氛圍。擁有熱度的氣息敵不過仍是寒冷的溫度相觸成雪白雲霧在空氣中,他不解為何要對著空氣哈了數次氣,或許是為了要排解現正情況的尷尬和無聊,做完才覺得自己有些糗。

不過,這並沒有比被自己反鎖在公寓門外更加丟臉。

燭台切光忠在難得的假日為美好節日興高采烈地去了趟採購,前一秒還踏著輕盈的腳步,以只有自己聽得見的音量輕哼著流行樂曲,空出的右手探進褲子口袋裡。

右邊是空的那麼就是左邊口袋囉。左邊口袋也沒有的話,那就是外套口袋裡了吧。若不是,就剩左胸前的口袋了。還沒查看剩下的口袋,壞預感在下一刻瞬間應驗了,最重要的是能夠聯絡他人的手機也沒帶出門。

這可能是人生目前為止最冒失的情人節了,燭台切心想。他愣在有家不能回的門外數分鐘,平時的禮貌端莊一面在這種時刻鬆懈下來,反正在他出門前把放在門外的踏墊換上了個新的,他乾脆坐在毛茸茸的棕色踏墊上面朝外頭,稍微揚首就能視見在城市裡難得不被高樓大廈遮蔽的一片碧藍。

冬季的太陽隨時間一點一滴流逝下逐漸淡卻身影,燭台切憶起白天時間確實比夏季的時候短,儘管即近春天。

接著他任憑想像揣測那人待在這處等候自己下班時候,可惜他沒有對方一半的耐性。所以只有這次,僅只是試著像他那樣抱著等待的心情,燭台切早已感到悵然若失,既寒冷又闃靜的地方怎能夠待上長時間。


視力良好的他向著雙眼捕捉到的遠方景物恍然,多半摻雜著不可置信。大俱利伽羅連續打了幾通電話都是無人回應,就連即將抵達燭台切住處的前一刻也仍然試著通話,不過這回他順勢理解了二十通的無人回應。

俱利伽羅一面收起手機,走近燭台切身旁,然後蹲下身子和他對視。

向著他的蜜色瞳仁近乎要沁出水來,俱利伽羅始終用行動代以言語,趁著還留有餘溫的毛手套脫了下來,替燭台切那雙冰冷的手給戴上好分點溫暖給他。

「……廣光?」燭台切輕喚俱利伽羅名字的嗓音比平常柔軟許多,「沒事了,我在這裡。」他也以同樣溫柔聲嗓回應道。

臉頰的冷意在被撫上的指尖和手掌體溫消弭前,雙脣接觸時的熱先行蜿蜒攀上耳廓,俱利伽羅還想著被圈在頸項上的雙手是不是沒那麼冷了,腦袋裡多的更是想安撫燭台切的一連串點子。

不過,在那之前他們得先把門打開進屋去。




情人節結束了的隔天,俱利伽羅沒有早晨的課便貪睡了好一會兒。

醒來時身旁的空位可推想時間已超過八點,昨夜已猶如補足數天沒見面的份量的熱絡倒還讓他想多渴求些,但胃恰巧在極力中斷貪婪行進,俱利伽羅耐不過飢餓下床梳洗,直到看見廚房裡平台上擺放誇張成堆的物品和一張紙條,拿起好好閱讀紙條後,他十分難得地啞然失笑。



他沒你想像中的容易感到寂寞,但他知道你才是容易寂寞的人。


條紙上寫著:

「這是再也不讓廣光感到寂寞又遲到的情人節巧克力(以及遲遲忘了給你的公寓備用鑰匙)。」

评论
热度(15)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