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松花]First Kiss

  下著雨的夜晚看不見一點零星,微微刮起的風帶著水氣接觸在皮膚表面,讓花卷不禁起了一陣疙瘩。站在門口外才發覺自己忘了帶傘在身上,想借把傘便轉過頭,沒想到對方已經站在身後不遠,眨眨眼看著對方,等著松川開口說話。

  「我家沒傘,不如住一晚好了?我媽他們很歡迎你。」花卷對此有些啞口無言,一般想挽留誰留下應該不會用這種無法說服人的原因才對,怎麼可能沒有傘呢?雖然想婉轉回絕但這時候雨配合恰當,突然從小雨轉變為暴雨,也只能夠點點頭重新進屋說了聲不好意思打擾了。

 

  松川的房間已經來過了好幾次,當初第一次來的時候是為了準備考試順道互相溫習問問各自不懂的地方,還有就是松川的房間乾淨俐落的不可思議,不太像認知上男人的房間。洗好澡的花卷回到松川房間,髮尾濕濡的水珠浸濕了肩膀,見狀的松川嘆了口氣坐在床沿向花卷招了招手,指向自己面前地板。

  「幫你吹頭髮,我記得你不太喜歡自己吹頭髮。」

  「記的可清楚呢,一靜。」花卷調侃地笑答,坐在松川兩腳間,轟隆隆吹風機運作的聲響充斥耳畔,吹風機孔吹出的熱度暖活了髮絲,按在頭皮上的指間觸感舒服的令花卷瞇上雙眼,每松川輕撥著花卷的頭髮,睡意增濃幾分。

  乾的差不多便離開床邊,把吹風機收進櫃子時開口:「對了,因為客人用的寢具今天剛拿去洗還沒乾。勉強跟我睡一張床……」沒有半點回應使松川有些詫異,才發現對方早就先上了床沉沉睡去。湊進床邊,替花卷蓋妥被子後關了燈,也陸續上床蓋同張被子準備迎接美夢。

 

  但其實花卷還沒入睡,用超群的演技佯裝著熟睡,持續背對身旁的松川好一陣子。會這麼做也只是因為想瞧松川的睡姿好滿足自己的私心,懷抱著松川在床上睡著的樣貌自己一定是首位看見的優越感,放輕動作翻身,果不其然松川已經入睡。

  松川的瀏海短短的像他的為人一樣乾爽,但眉毛又添增了幾分慵懶。想到岩泉曾說過松川和花卷給人的感覺既神祕又相似,但對待主將大人的花卷可是激將的惡口派,至於松川只是在旁以正經八百的神情說著調侃的毒話。

 

  盯著對方微張的唇憶起彼此還沒有過接吻一事,人是種行動力勝過思考的動物,花卷挪動身子靠近熟睡的松川,頸間不經意被對方溫熱的鼻息掠過讓花卷縮起肩膀輕驚呼,慌亂之下不小心吵醒了松川。

  「……怎麼了?不好睡嗎?」揉著雙眼的松川疑惑問道。花卷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不過還是決定投直球老實和對方說。

  「沒有晚安吻我想我睡不太好。」

  「什麼?」

  「我說我們連接吻都沒有過半次。」

  「這跟你上一句說的差很多哦,貴大。」

 

  「那麼,花,要來試看看嗎?」一手撐起身子,改盤腿坐在床上向花卷開口提議,松川遊刃有餘的上揚著嘴角,花卷也感染了笑容,左胸口不斷在竄動餘悸,這種感覺和站在球場上的心情有些微妙的不同,但明白的是,這樣的悸動是眼前這個人給予的。

  「吻我吧。」眼裡滿是透漏著邀約,挑起松川想吻花卷的慾望。傾頭向前接觸即是遠比想像中柔韌的唇瓣,雙唇廝磨出一次比一次還來得激烈,相互觸碰的舌尖火熱得無法澆熄一次次的渴望索求,松川正想換個角度時停下,花卷啃咬松川的唇畔來宣洩自己的不滿。


  松川攔過花卷的腰際靠向自己身子,低頭吮咬花卷頸首留下鮮紅印子。


  「別這麼生氣,我會好好補償你的。」

  「我很期待呢。」

评论
热度(38)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