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金國]Body Talk

金田一勇太郎2015生賀/金國
BGM: メランコリー-タイナカ彩智


春天是最初相戀與最終分離的季節,然而現下的季節,屬於他。

於是偽裝著厭惡夏季,只因為夏天特別讓思念徒增。


蟬鳴和印象中的他相互疊合,既純粹又是理所當然地霸佔耳畔。每每不小心忽略那番話的用意何在,不過用膝蓋思考也知道一定是出自如那人本性,總是摻雜著無法被掩飾很好的擔憂顧慮。

這天成功地被這陣震耳欲聾的天然定時鬧鐘擾醒。

或許是和對方失聯近一個禮拜的關係,憑國見英平時睡得沉的本事就此失了靈。從金田一打完那通最近要忙著期末報告可能沒什麼時間聯絡自己的電話以後,國見每天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放在床頭櫃的手機解開螢幕,查收訊息點開信件夾,沒有新訊息更不會有未接電話紀錄。

整整一個禮拜沒有新訊息。完全沒有。

真是個蠢蛋,隨便傳個我還活著的生存訊息也可以啊,白癡。


心情原先被沒睡好也沒睡飽給影響,胡思亂想的循環下又更添鬱悶。坐在床沿垂著首等著早晨低血壓回復良久,最終國見承認了按耐不住的寂寞,受不了金田一壓根蒸發人間毫無消息的跡象,立即從床底拖出空的行李箱將簡單的衣物和日常用品扔進裡頭。

國見突然想起大學社團裡的前輩要自己保管的物品,他想,偷偷借用一下不弄壞應該沒關係,邊試著將一切合理化邊把那樣物品跟著放進行李箱內。儘管不是在社團上的用途。

行李箱的滾輪喀啦喀啦發出拖曳的擾人聲響,連平日通往金田一所在之處的車途上都如此水洩不通,真想不到今天要是假日的話八成更加棘手。然而下車的地方環繞四周,可說是非常荒蕪偏僻,尤其得從這個小車站走往金田一的住處需要徒步將近一小時以上,國見不願繼續思考更遠又無實質意義的事情。

炎熱氣旋在肌膚周圍,豔陽的溫度只有持續上升。國見混沌的腦袋中浮現他們第一次牽手被對方手掌沁出的汗弄得黏呼呼的,為此嘴角狡猾地上揚反握緊金田一始終不敢使太大力的手,接著悄悄張望對方更加緊張的模樣逕自停止了繼續前進的步伐。

目光停留在彼此身上好一會兒,之後國見英只記得初吻令人暈眩又笨拙,還有當時放學後對方喝的草莓牛奶餘味。

至於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候想起這些事來,全歸咎於太思念金田一,遠在此處的金田一,再也不能隨手觸及的金田一。

走著走著不知不覺來到目的地,戴上了擱在胸前口袋的太陽眼鏡。國見深吸了口氣,比夏季太陽滾燙的情緒在眼眶裡蓄勢待發著打轉。


人生初次壯舉再次獻給辜負寂寞之人。

等他發覺時也是在瞥了一眼桌曆剎那,近一個禮拜的時間裡投入最為繁複的期末報告中,睡眠不規律帶來的昏沉不適感讓金田一自動闔上筆電,整個背後倚靠貼在椅背上,將四肢都放鬆自然垂下,揚著首微微閉上雙眼,透過窗戶傾灑的陽光挾帶著南風輕扶面頰,果然夏天真的到來了。

這幾天忘了聯絡國見這件事,有被身邊的同學朋友無心隨口說著這麼多天沒聯絡,難道對方不會哪天直接殺到你家嗎?

他不會這麼衝動行事的啦!話說他的形象在你們心裡也太可怕了吧。

金田一笑了笑連忙澄清,但身邊人一致地暗自數落金田一平時開口說到那人的事情根本就是被吃得死死的那方。

但要是國見毫無預警地真的來到這裡,正說明了事情的嚴重性。

真想聽聽他的聲音,不是電話裡另外一端迴旋空蕩蕩嗓音的聲音。


「金田一、金田一──」

像這陣近乎耳畔的真實呼喚聲。金田一將聲音假設成是熬了好幾天夜的產物,然後──


金田一勇太郎,馬上給我滾出來,限你三秒鐘。

金田一猛地從椅上彈跳起來,那股熟悉的來源確實是國見英的聲音。他立即湊近窗邊,發現國見本人站在外頭持著攜帶式擴音器,透過它確確實實地大聲傳達並倒數著。要從八層樓在三秒鐘內飛奔到國見身邊幾乎是不可能,可金田一知道國見會非常認真地拿著馬錶計算時數,超出的便會要自己補償。

最後他氣喘吁吁地來到騎樓下,轉慢步邁開雙腳走近國見面前。


恣縱摘掉漆黑鏡片的墨鏡的擅自舉動,後頭蘊藏了令心頭發熱發疼的惝恍雙眼。

頓時之間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就只是等到被拽入懷內注以這段時間重重思念的擁抱。

沒有和世界斤斤計較的氣力,金田一是個讓國見用盡人生許許多多例外的例外。


「你超過三秒了,連同這一周的分量請好好補償我。」

「好的、好的──真拿你沒辦法啊。」

评论(2)
热度(37)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