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聰明反被聰明誤,對少年來說這個道理自然是明白,但他不曉得這句話正是說明現在的他。很多時候他像隻緘默不語的貓,瞳裡蟄伏著別人猜不透的深沉同時緊盯他所執著的對象。

那個永遠不解風情又對自己老是釋出溫柔的人,那個人坐在面前埋首嘗試書寫套用前幾分鐘親自教導過的數學公式。少年撐著頰歪起首,一邊觀察對方幾年來絲毫沒有變化的字體,邊看著金田一用修長又骨感手指執筆的模樣,他記得金田一右手無名指的指節上,有個經握筆的姿勢不良所留下的硬繭。

不知何時表面已經看不出有過硬繭,伸手觸碰仍然能摸出突起的堅硬,但也不復過去初次觸摸時的感受。

戛然而止的停筆,只因國見伸手前來捉住金田一的無名指。

小心翼翼,又像試探似的力道。

「你握筆的方式變了。」

金田一在懸而未決不知該開口說些什麼,國見搶在前頭說了這句話。

「你很突然啊,很久之前你說我握筆的方式很奇怪就改了。」

「我記得我沒教你這種握法。」

國見移開了手也順勢從對方身上移開目光,微不足道的話語裡潛藏了連金田一都察覺不了的隱晦思緒。聽者少年不解地撓了撓面頰,又開口說了句話:「是那時候班上兇巴巴的學藝股長要我這麼做的。」

「……」

「……」

原先毫無朝氣的趴在桌面上的國見迅速抬首,一副不可置信地模樣看向金田一。在金田一眼裡的國見就好像快要火山爆發,搭上冷眉冷眼讓金田一不禁背後豎起無數的冷汗,思考著自己究竟是說錯了哪句話惹毛國見。


「野花總是比較香呢,金田一?」

「喂!你到底想說什麼啦!完全不懂!」


-

在我心目中的蜜蜂金田一只眷戀國見這朵得來不易的花!

22 /   / 金國
评论
热度(22)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