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金國]FABULOUS DARLING

  「你要睡了嗎?」

  「還沒。」

  「那就好。」

  「……請問可以允許我睡嗎?」

  「不!行!」

 

  未眠夜裡的噩耗訊息告訴金田一,今晚能安然入眠的機率凶多吉少,只要枕邊人在耳邊持續著似跳針般的呢喃問答。金田一將兩掌覆在臉上不讓對方看見自己睡意沉沉的表情,而後輕拍了拍雙頰試圖讓自己的意識能夠再清晰點,但多半是毫無用處的。

  誰叫自己釀下不該惹的禍了呢,金田一勇太郎。

 

  兩人利用閒暇的時間約在金田一家裡看片子,國見難得主動提出最近有部想看許久的電影剛好租到了,不如就一起看吧。金田一當然不假思索地答應對方,等國見一手拎著一袋觀賞電影必備零食和另一手拿著DVD出現在玄關處,金田一不禁也被對方鮮少喜出望外的表情和情緒感染。

  來到客廳以後金田一要國見先把光碟放好,而他自己先去廚房的冰箱裡拿飲品。

 

  不料這才是錯誤的開始。

 

  金田一差點沒握緊手上的玻璃杯導致意外,一回到客廳內發現電視螢幕定格的放映畫面不就是昨晚不知哪根筋不對的家人們齊聚看的恐怖片嗎?金田一憶起母親最後吩咐自己要將片子收拾卻忘的一乾二淨。

  最讓他感到不妙的是國見早就坐在沙發上,因為是背對著金田一,看不見現在的表情才叫人不寒而慄。因為他所認識的國見,絕對會捨棄原先想看的電影改看這部恐怖指數高達五星的片子。

  為防止摔落玻璃杯和飲料瓶,隱忍內心澎湃的不安和慌忙彎腰將之放在桌面上,深吸口氣,小心翼翼地回過頭看向坐在沙發上的國見。

 

  「等……國見……你……」

  「這個,好像很有趣。」

  金田一知道,當國見英平時近乎渙散表情換上神采奕奕的時候,是誰也阻擋不了國見的偏執。

看來除了昨夜被迫妥協了一次,而今天又得重蹈金田一最不願意的覆轍。

 

  隨挨上國見身旁的沙發空位,國見按下手上遙控器的播放鍵,金田一從懷裡抱著一桶焦糖爆米花撈起幾顆往嘴裡塞,不知是恐懼作崇讓味蕾失去正常運作,壓根兒嚐不出爆米花該有的味道。

  幸好播放音量沒有比昨日來得大聲,金田一眼神開始擅自飄忽不定不去看播放畫面,雖說已經陪同家人看過這部電影,但金田一記不得劇情到底演些什麼,只記得刺耳駭人的音效。

  他偷偷瞄了一眼身旁的國見,也發現國見多了抱在胸前的方形抱枕。臉上表情端倪不出任何變化,也讀不出對方對於這部片是精采抑或無趣的評價,但金田一發現只要自己每次偷偷轉過頭觀察國見,抱枕每每被攥緊在懷裡些許,手指也隨之深陷在柔軟的枕頭裡,最後國見乾脆將歪斜著頭靠在金田一肩上,將整個人的重量都倚了上去。

  這樣就不能再繼續觀察國見的反應,金田一又選擇性逃避不去看電影。

 

  最後兩個多小時的漫長終於放映結束,途中兩人誰也沒有開口說話,金田一每當想打盹都會被突如其來的特效音喚回意識。打了個大呵欠後想伸展四肢活動筋骨,但身旁的國見動也不動地緊靠在金田一身上。

 

  「喂國見,睡著了?」

  「可……」

  「可?」

  「好可怕……我不敢回家自己睡覺了,我可以借住在你家一晚嗎?」說著不可思議話語的國見抬起頭來請求,金田一只能夠無語的點了點頭,因為對方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實在叫人難以回絕。

 

  「好啦,沒事的。」

  這句話也是這夜金田一常掛在嘴邊的話語。國見的恐懼症候群比想像中的嚴重,凡事能夠一人獨力完成的事項都像個小孩需要大人陪同,不管是洗澡還是上廁所,金田一都要守在門外不時向裡頭的國見英回報確認自己還在對方身邊。

  連金田一最期待的睡覺時刻,國見也不願打地鋪堅持要睡在自己床上,原因是會害怕床底縫隙會出現有的沒的。

 

  「你太高估我的床了……」因為床位不足以塞下兩名一米八(其中一位快要一米九)的男高中生,金田一只能夠以側躺的方式節省空間給國見。

  「沒什麼不好,擠一點才能感受到我不是一個人……」他替兩人蓋妥被子,國見低聲喃喃還是不經意地被金田一捕捉在耳裡,暈黃的夜燈光線讓視野不完全補足,但國見盯著天花板的雙眸裡朗現著微弱光芒顯得楚楚可憐。

  腦勺覆在枕上讓烏黑髮絲分布垂散在上頭,金田一暗忖著,明明同樣都是黑色頭髮怎麼國見的看上去特別柔軟呢。

  國見緩緩轉首和金田一四目相對,背著燈光的國見讓人看不清現在究竟是什麼樣的面貌。金田一伸出手來,力道輕地順著撫摸國見的頭髮,然後他嚇了一跳,國見突如其來地捉住他的手,泛著涼意的指尖讓金田一心生不捨而反握住對方的手,試圖將自身溫度稀釋掉國見的低溫。

 

  「金田一。」

  「嗯。」

  「如果我說我不睡,你會陪我不睡嗎?」

  「我盡力啊。」

  「如果我說我在害怕是騙人的,你會生氣嗎?」

  「我大概會笑出來吧。」

  是睡意下的催化還是另有其原因,金田一反倒是暗自感到意外自己的平靜。或許是國見這一連串太過戲劇化的舉止讓他洞悉到哪邊的異狀,也有了做好對方不定時揭開真相的心理準備。

  至於為什麼不戳破,金田一也想不透自己總被牽著鼻子走的壞習慣。

 

  「……有啥好笑的?」

  「你今天話特別多啊,國見。」

  「你知道為什麼我不讓你睡嗎?」

  「為什麼?」

 

  手機螢幕光一瞬間在眼前放大,不禁隨口念出螢幕顯示偌大的時間數字。

  「你是不是應該向我說些什麼?第一名先生。」

  他忍不住笑了幾下,國見拐了太多彎的真相內容太令人感到好笑又逗趣。在道出祝賀之前金田一坐起身,伸長手將夜燈的亮度更加提升,金田一莞爾中帶著一絲無奈,他不假思索地沉下首,額輕觸著額,啟脣開口。

 

  生日快樂,國見。


FIN.

「其實我有決定,剛問你的如果你回答說還是想睡覺我就會把事先放在床底的膠帶剪刀拿出來。」

「你要拿來幹嘛啊?!」

「剪下膠帶適當地貼住你的眼皮。( '◟ ')」

「……你真的很可怕啊,國見。( ◜‿◝;;;)」


BGM:가르마-乐童音乐家(歌名叫中分頭真可愛)

上次那篇後篇實在沒時間和腦細胞及時寫完,只好拼命生出這篇來; ;

總之老梗萬歲金國至霸!感謝古館老師創造出如此美好的角色來(當然每個角色都很棒),幸運的是能夠喜歡上充滿神祕但就是個單純用著自己方式揮灑青春的少年

最後再一次祝國見生日快樂:)!

评论(2)
热度(39)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