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20歲

「不好意思久等了,這是您點的可樂吧?請慢用。」

服務生用甜美的嗓音禮貌性地說道,最後不忘更添上一抹笑容可掬。

看在眼裡的國見絲毫不關心女服務生多麼姣好的容貌抑或對自己示好的一舉一動,他從女服務生從側身闖入眼角開始注視著托盤上用玻璃杯裝取的內容物,他察覺到往常在這種場合頻繁發生的事情,又再一次在眼前上演。

油然而生的不悅感被坐在桌子另一端的金田一察覺,但不察覺也難,因為國見臉上表現地一清二楚。


銳利的快穿破那杯可樂的視線彈指間換成金田一本人,他下意識立刻轉過頭裝作若無其事撓撓頭髮,沒幾秒,金田一按奈不住這陣沉默便乖乖作罷與國見目光交會。


這裡是當地某間小有名氣的燒烤店,許多人特地慕名而來。

而金田一和國見就讀的大學與店家相當鄰近,趁著兩方都沒行程的下午相約來到燒烤店邊大快朵頤享受燒烤以及酌飲。


只是,還沒盡情中途卻出了個小插曲。


「金田一,你點的可樂?」

「才、才不是咧!」國見向面前擺放著還冒著氣泡的可樂指了指,在金田一看來對方只是想逃避和推卸給自己,所以連忙慌亂揮了揮手表明自己的立場。「我點的是啤酒啊。」金田一主動舉起白旗退一步將自己的啤酒和對方的可樂調換過來。這番舉動倒是引來國見些微的叨唸,金田一也只是傻呼呼地邊笑著說沒關係啦,店裡人很多就別額外添他們麻煩,喝完這杯我再點就好了。


國見這回才甘願重回沉默,手裡的酒杯擱在脣邊撇過臉什麼也沒說。


「話說啊,我想起了點菜時好像聽到五號桌的人有點可樂,搞不好是服務生搞錯對象了。」逐漸入夜的時段人潮湧入了店家,喧鬧紛雜蓋過肉片在圓型烤網上滋滋作響,但美味的色澤呈現騙不了雙目。烤肉擔當的金田一邊隨口提及最一開始點菜的事情,一邊將烤好的肉夾到國見的盤子上。

「五號桌點可樂的人可是個小孩子啊?不過算了,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國見執起筷子夾取盤中的肉送往口裡,幸福的滋味在味蕾上劃開的感覺太難以形容,配上一口啤酒更是完美。


「沒辦法,國見你的樣子看起來跟以前沒什麼變啊。」

「……我都二十歲成年了哦?我是不是應該去換個髮型什麼的。」


從來不怎麼在乎外表的人口裡說出這句話讓金田一相當震懾,國見問,有什麼好驚訝的?快闔上你的嘴巴,肉都要掉出來了,髒鬼。

認識國見的年數近十年,這些年來更迭的事物有許多,也在無形之中逐漸磨去青春裡諸多不懂事的銳角。


他烏黑的髮色,出乎意料睡一覺起床容易打結的頭髮。

維持著方便清爽的短髮,比高中時更短一點點。但瀏海會不時從耳後離家出走滑落垂在臉頰旁。

表情也比高中豐富了些,雖然比較多表現在自己面前外人不能輕易信取的情緒。(例如剛剛因為服務生送錯菜單上內容的躁動。)

身高也長高了,和挺拔金田一相比還是有所差距。(國見的口頭禪:長這麼高要幹嘛啊?金田一。)


金田一邊思考當然也沒忘記手上的動作,他想,不變的是國見不管是在他心目中,或總是伴隨在他左右的位置,這些都是他覺得慶幸和榮幸的事情。



「我覺得你現在就很好了。」


泛紅的面頰分不清是害羞還是酒精惹的禍,配上金田一毫無頭緒說出的話讓國見持著的筷子空懸幾秒鐘眨了眨眼看向對方。


「……哈,笨蛋。也只有你會這麼說,不害臊啊?」



相互觴祝的清脆聲宛如歌頌著,歌頌彼此一路相伴的歲月。


FIN

BGM:Ten years

 

君と出会うまでの日々も
これから歩いていく日々も
君が望むなら 全部君にあげるよ
それくらい君の事が僕の中で大きくて

時が経ってもこのままで

22 /   / 金國
评论
热度(22)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