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Happy Valentine's Day

1.

他得設法補救廚房裡的慘狀外,還有受三人之託的任務。

眼前的這位前輩依舊埋頭思忖先前因為知識不足讓巧克力油水分離的問題,可下一秒的前輩,臉上表情多了一絲複雜,看在眼裡的他分辨不及是受挫抑或是其他情緒。

另外一位前輩則是利用不知從何而來的材料開始做起鮮奶油來,將拜託教導自己的項目拋至腦後嘗了一口鋼盆裡的完美成品,與放在一旁失敗品呈強烈對比。他猜,因為廚房是這個前輩家的,所以才能有做鮮奶油的材料。這位前輩也是,雖說平時表情沒那麼多變,但雙眸透露出來的變化瞞不過人。

至於另外一人,是他的後輩。他的背影看起來有些沮喪,但沒多久又穿上圍裙向後打綁好蝴蝶結,而其他人也再次打起精神來轉過身叫喚自己,重新請教一次製作巧克力的方法。


起初被拜託的自己萬分詫異,不過其中喜悅更甚。雖然三人並沒有直說親手做的巧克力的用途,但他心中自然為沒問出口的疑惑填上答案。

目的,情人節;對象,就不多敷陳。


嘴角拾起好看的笑容,開口向他們說:「接著,我們就重新來過吧!」


2.

距離晨練的時間還有半小時,或許是另有計畫的關係國見難得失眠整夜,在寧靜的校園內不時縈繞著清脆鳥啼聲,國見自嘲像個傻瓜似的來到社辦門口前,這樣的時間點,門還是上鎖的啊。


喀啦。

轉動門把的同時,那扇門奇蹟似地向內裡移動了微幅。國見愣了愣,但是裡頭一點人影都沒有,他想也罷,大概是哪個值日負責鎖門的人粗枝大葉忘了上鎖。

國見放下包,站在置物櫃前將之打開,再把手上包裝過的手作巧克力放進不是自己的置物櫃前,獨自揣測了一遍收到的對象總總反應。

腦海裡朗現的,是那人雙眼熠熠閃亮著愉悅之情。

國見想,真要是那樣,他自己大概也掩飾不了嘴角的上揚吧。


無聲悄然放入,小心翼翼地輕輕闔上櫃子門。


當國見回過頭打開自己櫃子的時候,前幾分鐘想像的畫面毫無預警地全應驗在自己身上,當然嘴角上揚的程度並沒有勝過從面頰蔓延到耳根子的紅潤,和不斷攀升的熱度。


有人比他更早來到學校來,巧的是目的都相同。

粉紅與白條紋交錯的紙袋打開,拿出其中一顆棕色的圓。

融在舌上的巧克力帶著焦糖的味道,深淺不一的甜全都沁入了心內。


3.

中途休息補給水分時,外頭的女孩子有好幾回指名要找松川本人。

他也就順勢暫時離開自己身邊,花卷目光追隨松川背影到門口那兒,心想女孩子的積極真是不可抵擋,現在可是難得的週六。別過首不繼續看門口方向上演著青澀男女物語,花卷總是不承認自己的在意,他只是覺得表明出來感覺沒什麼度量豪氣。

他的確是沒什麼胸襟氣度,只因心中剛好堆滿了對松川的情感,其他就再也放不進。


「小卷──你看起來好像沒什麼事做很閒的樣子,可以跑一趟社辦幫我拿一疊清單和資料嗎?對對對全都放在那個架子上!拜託你了。」

看在及川合起掌拜託萬分,花卷沒理由不幫這個無傷大雅的忙,也能伺機轉換稍稍沉悶的心情。社辦理所當然空無一人,他墊起腳尖從及川說的架子上拿取一疊紙張,終於拿到手時無意觸碰到腳邊的包,他這時候才突然想起得找個時間將巧克力送給那個人。


蹲下身從包裡拿起巧克力,有一樣被勾在後頭的小禮盒掉落在地下。撿起端詳盒子張貼的便條,他逕自笑出聲。


趑趄不前考量了太多,這一回的主動權被對方先超前取得。

花卷從來不是這樣的人,松川其實都知道,和花卷在一起的時間裡他都在與對方適當的距離下用雙眼記錄一絲一毫的變化。


「除了你的,誰的我都不會收。我這樣一廂情願的說法會太自以為嗎?」



是兩相情願才對。

我知道你不太喜歡吃這樣的東西,但是我想把甜死人的心情將你埋沒。

由不得你拒絕我。


被貼近懷裡的巧克力感覺就要被體熱給融化了。

在那之前,松川想先融化對方那重新拾回笑容的嘴脣。


3.

傍晚在回家的路途上,兩人聊起今天社團練習的情況和心得交流,雖然及川多半都在刻意胡扯些不著邊際的話題,岩泉一眼看穿對方想掩飾某種目的。

「你到底在焦躁個啥啊?及川?」

「……哼哼哼,果然騙不過小岩嗎……!」

「怎麼,沒按時吃藥復發了?」

「我才沒病呢!小岩啊,你可以閉上眼一下嗎?」

緩緩停下稍微比及川急促的腳步,岩泉面對著賊頭賊腦的及川他始終是無法預測對方想做些什麼事。

算了,今天心情還算不錯,就順著你這麼做吧。敢對我不利我馬上滅了你。

岩泉平靜的口吻倒是讓及川驚訝了會兒(還有後面那句威脅),隨後岩泉闔上雙眼及川順勢握起對方的右手,攤開了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麼溫暖的手掌,將某樣物品放在上頭。

觸碰手心的塑料聲,和那句道賀偕同送給岩泉一。


「……幹嘛這麼神秘啊?」

「驚喜啊驚喜!有沒有覺得很驚喜?」及川笑瞇瞇地回答岩泉,雙手重新擺進外套口袋裡取暖,吹起的風徐徐吹來,帶著冬夜的氣息和觸感。


「我說你啊,這時候用平時欠揍的口氣和臉問我『那我的呢──不然下個月再給我也行唷──』也沒關係,你知道嗎?」

第二次的驚訝,除了那番模仿自己語氣說話的樣子該說是神似還是無厘頭以外,還有及川手上不知何時捧著的稀有回禮。


他向愣在原地動也不動的及川開口說,回家吧。

下一秒迅雷不及掩耳的回應僅用體溫和收攏的力道去替代,彷彿能感受到對方紊亂的情緒,岩泉的手繞過及川的腰間貼近他的背來回輕輕拍了拍。


有那麼誇張嗎?

有啊,我高興得幸福得快要死掉了。

你太誇張了啊。

因為是你才能讓我有誇張的反應哦。



4.

「矢巾,禮拜五的時候你怎麼匆匆的就離開啦?」

「對了!抱歉啦渡,因為及川和花卷前輩、還有金田一他們拜託了我一些事情就先回家了。」

「是這樣啊,說起來岩泉前輩他們也有拜託我……嗯?前輩該不會是要你教他們做巧克力?」

「你怎麼知……啊啊,這樣啊。」

他們沒有接續著未完的話。


你知,我知。然後心有靈犀地相互莞爾。


BGM:Sweeter-Meiko
喜歡阿吽喜歡松花喜歡金國喜歡二年級組,我最喜歡青城了。

评论(2)
热度(44)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