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松花]The reason is you

「來,請你幫我個忙拿著這個,注意別被它的灰燼燙著了。」

花卷最後一次開口說的,就僅是這句話。

 

前幾分鐘來了通花卷打來的電話,松川察覺電話裡另一頭的聲音聽起來挾雜著平時鮮少的焦慮,說他有非松川不可才能夠解決的大麻煩,當然松川義不容辭來到花卷家門前。

 

前來應門的傢伙並沒有松川想像中看上去沮喪,反倒神采奕奕,這讓松川稍微鬆了口氣,但接踵而來的預感告訴自己接下來不得卸下原先的擔憂,面對捉摸不定的花卷得額外背負起另類的擔憂,不全然都是負面結果,往往讓松川得到意外性的驚喜和喜悅。

 

花卷腳下穿了雙比頭髮帶著來得粉嫩色澤的毛絨室內拖鞋,踏著輕盈小跳步穿過銜接玄關的長廊,拐個彎引領松川來到花卷父親的書房。

 

「你心情好像很好呢。」

「好到沒時間換下睡衣直接迎接你到我家裡來了──請進。」

他轉開門把,側首看向松川,用不得而知的笑靨讓松川先行進房,接著松川笑了笑向自己傾身恭請的花卷微微鞠躬致謝邊笑話對方,世上沒有服務生像你一樣敢穿著睡衣招待客人的,才進了書房。

 

花卷搬了張木椅子到桌子的側向,讓松川入座。松川坐妥後才終於開口問:「所以,你要我幫什麼忙?」花卷快步走往房間另一端的櫃子逐一翻找,拿到東西後回到松川身旁坐下,在松川面前晃了晃手上的物品。

「當我的小模特。」

 

覆著鮮紅一端朝著火柴盒側邊劃開,火柴棒冒出微小的苗火。從菸盒裡抽出了一支並使之點燃,松川接過花卷遞過來點燃過後的菸,依照花卷的指示將香菸夾在微曲的食指和中指之間,開始當起花卷班上素描作業的模特兒。

 

沉默不語是他們倆獨處常有的事情,這一次多了鉛筆在紙張上相互廝磨的聲響,在松川耳裡是愉悅的,視覺上大概還有眼前花卷孩子氣坐姿配上不怎麼相襯的認真樣貌所加成。香菸燃燒後的塵埃落在玻璃製的菸灰缸裡,裊裊白煙冉冉向上,香菸的味道永遠是如此刺鼻難耐,從小家裡沒有人有抽菸的習慣,松川並沒有特別習慣菸味。

不過拿昔日相比,自遇上花卷似乎就沒那麼排斥。在社辦更衣時偶時能在花卷櫃子裡嗅到一股香菸和香水混合的氣味,記得起初花卷見到松川那副疑惑的模樣,他擺起投降的手勢揚言宣示:「我可是個菸酒不沾的男人,是我爸啦。」

菸抽起來不曉得是什麼感覺。

松川的脣銜接上菸嘴吸了一口,朝著埋頭素描的花卷吞雲吐霧,花卷毫無反應直到那個香菸初心者開始沒完沒了的瘋狂咳嗽才猛然抬起頭,啞然地將菸從松川手上接過放進菸灰缸裡捻熄,桌上寶特瓶裝水給了對方然後湊近松川身後拍了拍背好讓他舒緩些。

 

「你是傻瓜吧,松川。」

松川向後倚靠著椅背,十指交錯擺放在腹前仰著頭,眨了眨被菸嗆著而眼白佈滿血絲的雙眼,有點缺氧,視線捕捉到的花卷在天花板上吊燈灑落的光投射下有些明亮,和些許的模糊。

 

「傻人做傻事,這就是最佳範例。」松川自嘲。

「腦袋被香菸暈壞了?」替額前凌亂的髮絲分邊,微涼的觸感在臉頰肌膚上流連不定,那股涼意被柔軟取而代之,停滯在嘴脣上數秒鐘。

 

 

「你果然是個傻瓜。」

「嗯,所以才會把你的請求實為想見我的理由信以為真。」

「不開心了?」

「你在電話裡說過『非我不可』,這怎麼可能讓我生氣呢。而且還額外賺到了個獎勵當然是開心的沒話說。」

「哈,傻瓜。」


-

BGM:You & I (Forever)-Jessie Ware

(話說你怎麼知道我是騙人的啊?)

(我被菸嗆到的時候你把冊子放在桌上就知道了……果然是河童畫伯。)

(哈!哈!哈!很像吧?拿菸的河童君!)

(你真的很喜歡河童呢。)

(只要你知道就好,我非常喜歡。)

评论(9)
热度(30)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