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你好,我想正在看這封信的你應該只是滿腹疑惑。
但我得先澄清,我既不是變態也不是跟蹤狂,希望你不會感到困擾。
就如你先前將信封翻到背面看見了那個貼紙,這是一封情書,不過我在寫這封信的時候突然腦筋一片空白。

抱歉,我沒什麼概念。不知道能不能分批寫給你呢?

 

  花卷從沒想過,在高中生涯裡自己會有告白情書出現在鞋櫃裡的一天,他一直認為現代3C產品普及化下還有人會願意執筆書寫告白信件是一件相當難得的事情。行走中一邊端倪信紙上短短幾行字,他兀自停下腳步,佇立在走廊中央約莫幾秒鐘,不顧及週遭的人來人往逕自仰頭大笑起來。

  從最後一行字變得或許某種因素下寫得急促而顯得歪斜,連署名都忘了附上,不過也因為如此花卷對寫這封信的人產生幾絲興趣。

  收到情書的那天起,花卷沒有向任何一人提及這件事。抱著雀躍的期待靜悄悄等候每日早晨,打開鞋櫃的須臾,接著像那次一樣拆開信封拿出信閱讀著,隨視線的閱讀,嘴角的弧度一抹抹上揚更甚。

 

你好,先謝謝你願意打開信來看,再為我先前那封沒頭沒腦的信道歉,抱歉。
那天早上天氣太冷了不肯輕易離開被子裡,所以稍微遲到了一下。
平常的我其實口齒沒有到很伶俐,普通人等級,在信裡應該也一樣,但是今早明明在困窘的條件下有了想寫情書的心血來潮就能證明我的堅毅立場了。

感覺好像有點太突然?我會努力爭取你對我的好感的。
還有,我真的不是變態,請你相信我。

 

  花卷每天收到的是有別於一般的情書,和日記有些相像之處,不疾不徐的步調帶領花卷了解寫信者的心情,喜歡自己的心情,沒有陳腔濫調,字句之間透出淡淡溫暖慵懶的筆觸。起初花卷確實對情書懷有一丁點奇異,這讓他想起有許多恐怖故事裡的主角都會收到瘋狂愛慕者的情書信件,信裡滿是備受沉悶的佔有和愛慕溢滿讓人害怕。

  可花卷的傾慕者卻不是那種棘手人物,雖然目前才收到幾封,但他相信那個人,至少在信裡會提到寫好的信意外被自己家裡養的貓當作玩具撕壞了的人不是什麼可怕的對象。

 

  從集合起來的信中透露著那人的資訊,花卷得知,他也是個運動社團的人;是個穿起學校制服常被班上同學說不適合而在意好陣子的人;擅長的科目是英文所以某一次信裡寫的全都是英文讓眼花撩亂的花卷差點將之揉成一團扔進垃圾桶的人,還有,他還是個安靜溫柔的人。

  一個禮拜過去了,信裡始終沒有署名。花卷是想等候對方自動報上名來,當好奇心勝過耐性時誰也阻止不了,特意提前來到學校,晃頭探尋四處能安全藏身的地方埋伏,花卷找到了個既能觀察到鞋櫃附近動向又能隨時隱藏自己的柱子,對上佩戴在手腕上的鐘錶,是該逐漸有人潮的時候了。

 

  換上鞋子,關起鞋櫃。

  雙手放進長褲外側的口袋裡,打了呵欠瞇起看起來從沒睡飽的雙眼,只走了幾個步伐,側頭過去看了一眼不是自己的鞋櫃,又冒出第二個睡眠不足的呵欠以後掩埋不住嘴角的變化邁開腳步欲離開。

 

  「松──川──!」踏步的陣陣聲響侵入耳畔內,保留了繼續行走的念頭。腳步聲挾帶著粗重換氣,一瞬間環住脖間的力道並不像會輕易輸給岩泉的程度。

  「……怎麼了?情緒這麼高漲。」

  「啊啊啊晨練要遲到了──走走走快點,幸好還有你和我一起挨溝口教練的斥罵。」

  「哈,沒那麼嚴重啦。」緊張過後心存僥倖而下意識用指尖撓了撓面頰,花卷在與對方近距離下將細微舉動看的一清二楚,但他也僅是輕輕一笑。松川問什麼事讓你這麼高興,花卷賣了個關子反問,你覺得呢?

 

 

  換上鞋子,關起鞋櫃。

  隔天他在花卷的鞋櫃前看見被張貼折了好幾次的紙條,取下來打開細讀裡頭的文字。

 

 

給持續寫情書的你:

首先謝謝你寫信給我,我很高興。篤定了這張紙條你肯定能夠第一時間拿到閱讀它,才大膽的貼在這種地方。
從過去曾一起看的電影過程中,我們之間才相距一個班級的你一定很明白的。你知道我多麼不適合當偵探吧,非──常差勁的推理能力。
信裡有許多洩漏身分的信息,我卻最後才明白你離我有多近,就是因為太近囉?才看不清啦。

被我發現你是誰了,我們就在早上固定的時間點裡在老地方相會吧。

 

  他也打算在今天告訴花卷真相。

  沒能忍住的盎然笑容,松川手上最後一封信是該當面交給花卷本人了。



-

[松花]寫幾封情書讓你淪陷於我
BGM:Only You-One Two

原本想寫篇溫柔的松花,結果也沒什麼效果。標題跟TAG要是事先打了松花感覺就會破梗所以就沒上了但我覺得也是沒什麼用處,過幾天晚點再補上!

希望官方有朝一日讓花卷和松川互叫對方的名字,都互穿好幾次對方的球衣了這得謝謝古館老師發糖
祝青城的色氣擔當花卷貴大生日快樂^O^

评论(8)
热度(36)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