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金國]I'll stay with you

いい風呂の日(11/26)
自我流同居金國注意

  在歸家的途中下了場傾盆大雨,太過臨時使金田一措手不及只能任由雨滴拍打淋濕渾身。到家進屋時打了個冷顫,從早上開始有的感冒徵狀似乎因為這場雨成真,感覺到不妙的金田一連忙放下包,先用毛巾稍微擦乾,再到房裡拿了浴巾後進浴室,突然憶起一件事情使他倒退幾步,將手上的毛巾放在換衣間的洗手台邊上。


  得先把地上被自己弄得到處都是得水漬擦乾才行。金田一一邊擦著地板上的水滴,心想著那個人平時嫌自己囉嗦,但對方叨絮起來才比自己棘手好幾倍。


  在起身的瞬間,頭昏沉的感受一點一滴逐漸加重,兩頰伴隨體溫異常地上升發燙。金田一重新回到浴室打算洗個熱水澡紓解這份不適感,甫一腳踏進浴室,在充滿白色霧氣的空間裡瞥見同居人也湊巧在裡頭。


  「你……你你你!國見你怎麼在這!?」

  「我……我我我,這裡是我家浴室,不能在這裡洗澡啊?」國見待浴缸的水裝滿後,關緊水龍頭,轉過頭回應語不成句的金田一。國見總是認為金田一的表情不會說謊,就連現在的心境也表露無遺在臉上,但眼尖的國見察覺金田一和平常格外不同之處。「……你還好嗎?臉色看起來很差啊,讓你先泡澡好了?」


  「啊?是有點不舒服,不過不用了啦──欸!?」國見看不慣金田一畏縮又反復的作風,二話不說向前捉住金田一的手腕拉向浴缸前,兩掌推了推金田一的後背要對方趕緊進去。「我的裸體你又不是第一次看見了,害羞個屁啊。」


  害羞的熱度攀上了耳廓,清楚地映在國見眼底,但金田一確實有幾分怪異的地方,這時候對方反常的沒回應自己調侃的話語,只是用極為緩慢的動作進浴缸泡澡。


  「金田一,你把頭靠在浴缸邊邊吧。」不假思索地第一時間聽從國見的話,將頭倚在浴缸邊緣,超出的程度也正好能讓國見替他洗頭。國見拉長了蓮蓬頭朝自己手背試溫,再將對方烏黑的髮絲弄濕。

  從架上按壓兩人一直以來共同使用的洗髮乳,均勻地抹上頭髮,用指腹輕輕畫圈按摩使洗髮乳起泡,再用溫水沖淨泡沫。過程中雖然兩人一發不語,國見因專注手上的動作一時沒有顧及到金田一的異狀,直到國見開口詢問金田一,遲遲沒有回應反倒讓國見油生一股鮮少的焦急。


  「金田一,你有在聽嗎?金田一?」

  「國見……我……」

  「怎麼了?你……怎麼這麼燙?先別閉上眼,等我。」伸手觸碰金田一的臉頰和額間,傳達而來的溫度配上對方迷茫無助的神情,令國見一時之間腦袋運轉過度,沒想得更多站起身來從一旁置物架上拿取浴巾圍在自己腰間,要對方稍微伸出手,他絲毫沒有遲疑地捉住金田一的雙手,施了全身的力氣拉起金田一來,再捉過對方一隻手越過自己的後頸靠在頸肩上,扶住金田一的腰間小心翼翼地緩步走出浴室。


  從以前就認為照顧病人是一件苦差事,確實是如此,但多的是心疼和不捨,國見正體會到這份心情。花了無數力氣忙昏頭終於讓金田一安穩地躺在臥床上休憩,金田一在昏沉之中感覺到身旁的塌陷感,替自己移動被子的觸感,也似乎依稀能感受到自己被溫柔地注視著。

  金田一雙眼瞇起一條縫,仰視著側坐在床邊的國見。國見的瀏海前陣子去修剪過了又變得稍長,其中一邊的瀏海撥到耳後。彼此的距離伸手可及,金田一觸及國見柔軟帶著半濕濡髮絲。


  「國見,頭髮……又沒吹了嗎?」

  「忙著照顧你沒那個時間。還有早上已經和你說過了,別勉強自己去上課。」

  「抱歉,我也不知道會變的嚴重……這不能怪我啦,不吹你會頭痛的。」

  「嗯,要是換我感冒了你來照顧我,就不怪你。好好休息。」


  金田一在完全入睡前似乎看見對方比起以往還要溫柔的笑容,指尖微涼的觸感劃過臉頰,唇的溫熱擴散在額間。


  「你能……別離開我嗎?」

  「哪都不去,我就在這裡陪你。」


-FIN-

BGM:I'm in love (With 정성하)-Narsha
極限的把想到的梗趕出來!雖然明明想到的是修學旅行,下次再讓兩個人一起旅行吧。想看更多金國同居。

评论
热度(24)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