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松花]末日之前愛一遍

いい松花の日(11/23)


  從房裡的窗戶望向外頭,天邊一朵朵流動交錯而成的雲層,透過從地平線冉冉升起的太陽照射下被渲染了微微鵝黃色澤的晨曦。這天的早晨和往常的沒有區別,僅有兩件事不同。


  第一件事情是松川罹患了感冒,除了身體沉重地使不上什麼力外,最令他棘手的是喉嚨嚴重發炎沒辦法開口說話,昨晚去了趟診所回來後每當要回話時只能夠張著口,話語全堵塞在喉間發不出絲毫聲音來。松川待在窗邊吹了一會兒帶著清晨涼意的風後到浴室盥洗,熟練地打著領帶一邊走下樓去,期間客廳傳來了晨間新聞女主播的字正腔圓,還有母親及父親的細碎談話聲。


  第二件事情,電視新聞公布了連松川一時反應不過來的事情。

  今天即將迎接世界末日。


  在飯廳裡享用著早餐,邊沉默地聽著從客廳傳來的報導,聽見世界末日一事消弭繼續進食的動作。隨後吞嚥了最後一口食物,將碗盤收拾放進後頭的洗碗槽裡,走往客廳拿取包打算就直接到學校去。


  如果真要世界末日了,那麼在出門前向自己道別叮囑的父母親,豈不是今天最後一次見到他們一面?松川淡然的思忖行走間,也發現到平時走的路途上似乎冷清許多,就連在大馬路上上班通勤的車水馬龍也不復存在。


  但天氣卻諷刺地晴朗,彷彿現正廣為流傳的末日和這世界沾不上邊。


  松川到了學校時人潮也比平時少了些許,透過同班同學口中得知有些人已經帶著大小行囊往遠處逃難,甚至待在家中靜候末日的到來。也有人道出松川灰暗的心聲,末日的話不管逃到哪裡下場都是一樣的吧,與其像平常度過這天還不如做些有意義的事情。

  此刻松川腦海裡浮現了那人的身影,他總是覺得對方若即若離的捉摸不定,或許是因為如此才讓松川卻步到今天,而今天不管是自身還是外在的狀況都相當不樂觀,和別人說話都得隨身攜帶一支筆和本子代以回應,雖然繁複但松川又覺得新鮮。


  接著松川面臨了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的情況,只記得前幾分鐘班上的好哥兒們連哄帶騙地帶自己上了學校頂樓,因為沒辦法開口說話正準備打開本子埋頭寫字的同時耳邊喧鬧的聲音逐漸消失,抬起頭來映入松川眼底的,是隔壁班的女孩子。

  松川能猜出個大概情況,但他想著這個女孩子擁有自己沒有的勇氣。對方臉頰一抹嫣紅,困難地吞嚥下口水張口徐徐道出她的真心話,松川揚起淡然帶著一絲愧對的笑顏翻開筆記本,將寫下的隻字那面朝向對方。


  起風了。

  松川從未沒想過那個人會像是聽見了自己不小心遺漏出去的心聲,站在自己面前。

  但表情看上去卸下平時的淡漠,多了眉宇間的糾結和眼中那道僅在場上能看見的堅毅決心,似乎又比那時候的他還來得更加屹立不搖。

  怎麼能夠輸給你呢。


  「『被你看見了嗎?』」
  松川不疾不徐地寫下一行字。


  「嗯,不過我是那個女孩子的下一位。所以,你準備好了嗎?松川。」這會兒他不需要藉助本子,只需耳朵聆聽離自己僅幾步之遙的花卷,可松川卻渴望對方再離自己近些,這時候花卷又像摸透自己腦袋所想移動了腳步到自己面前來。

  花卷抿緊唇瓣,先是別過頭不去看松川,望向遠處深吸一口氣試圖舒緩左胸口為對方止熄不住擅自竄動的心跳。雖說身高也不過落差了三公分,但松川相當喜歡這份相距,尤其現正的視角讓胃裡的熱液不斷分泌燒灼,心口和喉間處開始酸澀起來。

  花卷看似終於下定決心,轉過頭四眼相交了幾秒鐘。


  「接下來我要說的話,你剛剛可能也從那女孩子那裡聽過了。但是不准你覺得膩,因為是我說的──你可要好好聽清楚!我不會再說第二次。」


  一切都來的太快,不管是世界末日的預言或是現在。但松川早將末日已近的事情拋置腦後,只想用這雙耳朵好好捕捉對方所說的,那一句,那四個字。

  我喜歡你,請你終結只有我一個人的世界。


  松川招了招手要對方的耳朵湊向自己,在兩人交頭接耳的剎那間,花卷嘴角逐開偌大的笑靨。



  (噗,你還真的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呢。害我耳朵好癢。)
  (……!)


-FIN-

BGM:All About Your Heart-Mindy Gledhill
滿足私慾的少女漫情節,松花さん末永くお幸せに。

评论(8)
热度(34)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