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及岩]周五夜晚裡獨自害臊的少年

CP:及川徹×岩泉一

BGM:Be My Baby-Ariana Grande

It's obvious I want to be into you
But it all depends on all the things you do


  秋老虎趕走了躑躅滯留的夏天,伺機透過窗子偷溜進岩泉的房裡,像冰涼的指尖在臉上肌膚來回輕撫泛起疙瘩。

  岩泉心生一股不悅,不是因為被風冷醒的關係,而是醒來後轉頭發現身邊多了個背對著自己睡著的厚臉皮傢伙,明明睡前再三叮囑對方別擅自上來兩人擠一張單人床。

  他焦灼地起身坐在床沿邊,撓撓睡亂的頭髮穿起室內拖打算將窗戶關上。被風吹地啪噠啪噠響的鵝黃窗簾被岩泉撩到一旁,從窗戶看向外頭夜幕低垂的景象,邊思考等等怎麼把床位弄得更有空間點時,岩泉突然遏止一切思考運作。 

  這時候腦子裡想的依舊還是及川徹,真不知道是何時患上這種無藥可醫的重症,就連情緒波動都因他輕易的動搖擺佈。

  怎麼面對這個人抗壓性降幅了幾成他也不曉得。

  一方面怕擾醒睡夢中的及川,另一方面想為不快做宣洩豪爽地關上窗,不過為避免成真了前者讓自己添上無謂的麻煩,岩泉一還是折衷輕輕關起窗來。

  睡眠不足的呵欠開始應驗地實踐,轉頭又發現及川睡姿的改變且右手逾越了床的中間線。

  岩泉上前乾脆抓起及川的手腕,欲撥到對方身上好讓自己享有應得的睡眠空間。

  暗中視力極佳的岩泉遲了動作,他從及川的手掌上發現一道淺薄結痂的傷痕,剎然油生五味雜陳從心口湧進。

  等醒來再好好數落他的粗心吧。

  不過怎麼看,岩泉總感覺哪裡不對勁,他一語難盡。

  兩隻手捉住及川的手左覆右翻確認沒其他能足以責備對方的確鑿,不知不覺和自己的手掌和及川的重疊比對之下,和身高一樣,及川又領先了岩泉。

 

  端詳的結果之下,及川的手指比自己多長了一小截,細長而不失骨感。突然吐露夢囈驚動似做了壞事被逮住的岩泉,手一不小心被自己的愚蠢扣住對方的因而十指交錯。

  

  多虧了兩人陰錯陽差地十指交扣,岩泉一瞬間醍醐灌頂明白了這份不對勁。

  昨晚的回憶蜂擁而至,差不多也是在這個時間點裡和地點,忘了是氣氛使然,及川的難纏程度比平常高上許多,對方幾乎被情慾蠶食殆盡的理性還留有一絲。岩泉一想著是要和平常一樣全力抵抗,或者讓及川對自己放肆一番──

  率先攀上頸項的手與之肌膚相觸,及川渺茫的理性被岩泉親自葬送在手裡。

 

  身體記住了當時擢升的熱度,失速般地高潮迭起令岩泉無法適應開始害怕起來,鑽緊地手指快要掐進手掌心裡,霎時被溫暖覆上了拳頭,彷彿輕語呢喃著,如果畏懼了就抓住我。

  要自己選擇的話,岩泉一覺得和對方一起失足沉淪是一件不壞的事情吧。

 

  除了憶起及川手上傷痕是自己產出來的意外,也不敢再繼續想起對方那雙手恣意在自己身上動了什麼手腳。光只是回憶前半段就足以讓岩泉羞恥的令面頰熱度升溫,蔓延耳廓整遍燒紅。

 

  「小岩?」肇事者醒了過來,睜開眼看見岩泉坐在身旁沉著頭沒回應自己。「怎麼啦?睡不著嗎?」

  剛醒來的嗓音帶著微微嘶啞,岩泉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才覺得及川的話語裡有著過分的溫柔。睡不著的原因可是你這傢伙啊,岩泉他說不出口這類難為情的實話,也不想讓對方得寸進尺讓自己難以收拾麻煩的場面。

  「只是有一點……喂!你幹什麼!?」

  「來及川先生這裡就能睡上好覺啦!」

  被捉住的手腕,施加一股力道靠往了眼前之人的胸前。耳邊被放大的心跳聲令岩泉一啞口無言,又忍不住悶悶地開口問逕自抱緊自己的及川徹:「及川,你很喜歡我是吧?」

 

  問出口的剎那,岩泉倒是覺得自己問的問題還真是冠冕堂皇。

  「這不是當然的嗎──」

  在得到的答案時岩泉早就明白了,游刃有餘的表面下是赤裸的真情,為自己加速躍動的心不會騙人。

 

  你是,而我也是。

评论(14)
热度(91)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