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Sun Day and Windy Day》01

去年年底想弄個金國無料推廣的,結果因為一點事情耽擱了就把文放在資料夾裡積灰塵
總共有五篇日常小合集,先放第一篇再說(?)

《Sun Day and Windy Day》金田一勇太郎×國見英
 01.偷懶的人會有苦頭吃

 

搭往學校的車程需要半小時以及加上十分鐘的步程,早起便成為必要性的每日定番。金田一享用完母親準備的早餐後,將桌上使用過的杯盤放往廚房裡的洗碗槽,經過客廳時順勢拎起側背包和便當盒,到了玄關門不忘回過頭向裡面的母親道聲別。

早晨一陣溫和的風吹拂了金田一的臉頰,心情好得不自覺啟唇,開始恣意地小聲哼唱起不成調的旋律。

關起家的大門,一個轉身他看見不遠處熟悉的身影,頂著貌似是睡著時壓出來的一處翹髮,還有對方微微僂著背,國見英正緩步慢行。

金田一小跑步跟上對方的步伐,捕捉到身後腳步聲的國見驟然停下腳步。

「早啊,國見。」

「早。」一如既往地兩人並排走向車站的路途,金田一難得發覺到對方的沉默有幾絲詭譎,國見平常不怎麼多話,金田一以多年相處與認識之下多少能分辨對方某些時候的不對勁。

雖然國見有時候令金田一感到棘手,像在一淌混濁的水池裡看不清裡頭有著什麼樣的東西存在,經沉澱過後水池卻清澈的煥然一新。
他知道國見不難搞懂,不過就是需要花點心思和時間罷了。

 

兩人坐上平時會搭乘的班次電車,難得裡頭有多餘空位便坐在某處,一坐下的金田一正打算要開口問國見是怎麼回事,國見突然一臉凝重的表情猛盯著金田一看,金田一渾身不自在回看向國見。

「金田一,你知道牙痛的感覺嗎?」

「不知道啊,我沒蛀牙過。啊!你該不會……」國見把包放在腿上,背往後靠倚靠著身子稍微往下滑落,一手撫著左頰處,眉間多了幾道皺紋。

「我一直都覺得刷牙很麻煩,這幾天的晚上都忘記了刷牙……今天早上是被痛醒的。」

「那就是你活該了國見。」

 緊接著是一陣沉默。


金田一偷偷睨視著身旁一動也不動的國見,開口:「去看牙醫吧國見。」

即將到站的警鈴聲清脆響起,率先站起身走向電車門前轉過頭看著還在坐在位子上的金田一。

 

「想都別想,絕對不要。」

國見揚聲回答了金田一的問題,和睜大了那雙平時都一副沒精神樣貌的烏黑眼睛,顯得相當猙獰的模樣讓看在眼底的金田一簡直不敢置信,那個國見英竟會如此反抗牙醫。

腦海浮現了之前初中某天下午社活結束後,不小心看見影山在體育館後頭蹲下身子試圖親近流浪貓,而貓絲毫不領情豎起全身毛,壓低前半身兇悍向影山低鳴脅迫著。

至於為什麼會突然憶起陳年舊事,是剛剛國見就像當時那隻流浪貓一樣,用全身來抵抗的行為可說是一模一樣。

一到站開啟電車門,國見丟下了對方一溜煙消失不見。

金田一他想,國見難道忘了是和自己同班的事情了嗎?怎麼跑都還是會見到面啊,而且還坐前後桌呢。

有時候還真是對國見在無關緊要的時候拿出認真來感到無語。

 

國見牙疼的程度一天天加劇,每到午休時間他總是無精打采的拿出飯盒來,遲遲沒有動作,最後由金田一替對方打開飯盒蓋催促國見快吃飯;每到社活休息時間,他總是拿著金田一冰鎮過的運動飲料服貼在左頰上,直到退冰地差不多才還給對方,最後被金田一叨絮了頓。

無可奈何也沒辦法了,金田一下定決心要做一件事情,為了對方好也為自己往後日子求點平靜。

 

「國見,我認為我們該好好來談一下了。」

「談?」金田一從口袋裡抽出對摺幾次的紙張,攤開將文字向著國見展示。

端倪對方手上那張紙,國見淡淡道出:「……你真是個混蛋。」平淡無波的口吻讀不出情緒起伏,但話語卻是充滿了抵抗。在社團活動室剩下值日的兩人,國見一有了想先開溜的蛛絲馬跡,金田一能一眼看出並捉住對方頸部後領防止國見又再一次跑走。

 

「以後你就會感謝我這個混蛋了國見英,走!我陪你去啊。」

「你是我媽嗎?我媽都沒那麼殷勤幫我預約牙醫。」

「我只是已經看不下去了好不好?快走啦。」兩人一同離開了學校,金田一適應著對方善變的腳程,停停走走了好一會兒,往診所的路上國見開啟了電波模式不間斷地讓金田一頭疼。

兩人終於到達目的地,金田一轉身面對國見,看了看對方臉上的表情像正在作心理準備。盯著診所大門的國見倏忽開了口說:「金田一,我問你。」

「幹嘛?」

「你有沒有幫我買保險?」

「……啥保險?沒有,幹嘛要買啊?」

「要是我在治療中一不小心有什麼差錯……」

「好好好別說這種話啦!幫你買幫你買有保有平安喔快進去不要磨磨蹭蹭的好嗎──」金田一從國見後頭輕推了推使之向前邁步,也感到些許的趾氣高揚,畢竟很少有機會能說的過對方的時候,金田一暗自在內心偷偷竊喜著。

牙醫診所內的採光總是柔和地讓人有種回到家中溫馨的錯覺,但再對上國見的表情卻不是那麼一回事。在櫃台確認了預約後兩人坐在等候區的位子上,沒多久護士推開診療室的小推門喊了國見的名字。

 

「包放著我幫你看唄。」

「嗯。」

「去吧……喂!幹嘛打我啦!」

「提振士氣之類的?記得來救我,如果我出了什麼差錯我會大叫你的名字的。」

「不要這麼丟臉啦!快去!」國見把側包放在金田一大腿上,一氣呵成地拍了下對方的肩膀後邁開腳步前往進入診療室。

金田一這時候才慢半拍地不自覺替國見擔憂起來,於是腦海開始浮現各種國見中途會發生的情境,像是治療中途太害怕鑽牙的聲音而衝出診療室甚至不再像平常一樣節能大量分泌腎上腺素的燃料而暴跑溜回家,不然就是──


眼看快要設想到最糟的地步卻被這一陣不對勁的靜默氣氛戛然中止。

因為金田一發現從對方進去診療室後,除了一開始細碎的談話聲就毫無半點動靜。

「唷。」過沒多久國見推開門出現在金田一眼前,一聲道安劃破了沉默。

「哦!還真快啊。」將包拎給國見,金田一站起身來才發覺到對方雙眼沁著鮮少的神采奕奕。國見領完醫生所囑咐的用藥後一塊走出了診所外頭,兩人決定找家店解決傍晚的飢餓,路途上金田一左思右想還是對於國見進去診療過程中的平靜油生疑惑。

 

「……國見啊,醫生是怎麼說的啊?你是真的很快就出來了耶,這速度也太快了。」
「嗯?醫生說我的牙齒很健康,但痛的原因就只是……嘴破而已。」

金田一差點沒昏厥過去,結果不是蛀牙而僅是區區的嘴破

「哈?!真的假的你竟然擺了我一道……這幾天生活不安寧竟然都只是因為你的嘴破……」

「幹嘛這麼喪氣呢,辣韭頭。」

「嘛算了算了,仔細想想能看到另外一面的你還滿有趣的。」

「……你那什麼意思?」

「沒──什麼啦!」

 

澄橘夕光灑落在兩人身上,走在自己前頭的國見,身後影子映在地上被拉長得讓金田一僅一步之遙就能和影子相互疊合。

影子的主人發現了身旁落後了一段距離。

 

「是說,你剛剛好像承認你是辣韭頭啦?」

「才懶得反駁一個十六歲還像個小孩怕牙醫的傢伙啊,笨蛋。」

评论(13)
热度(29)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