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01.


  一手撐扶著鞋櫃,金田一換上運動鞋順道凝視外頭景象,嗅到了股五月梅雨季獨有濃厚濕氣加上灰濛雲層壟罩整個天空,再過個三分鐘大概就會開始下場雨,金田一站在屋簷下忖念倒數著剩餘五秒鐘。


  五

   四

    三

     二……


  「金田一。」


  斗大雨滴開始從天降落地面而揚起塵埃,眼裡的世界濕濡整片看不清,平時淅瀝雨聲太過鮮明得心煩,耳朵這回自發性地避開雨聲而心如止水。金田一暗自唾棄自己的偏袒,但心天生確實是偏的所以也沒什麼好糾纏於愚蠢的疑惑,但金田一就屬善於糾結自知愚笨無解的問題。


  「我沒帶到傘。」

  「我知道,所以我有。走吧?」


  

02.


  六月的蟬鳴又更加劇烈地在耳畔迭起,隻身坐落在月台長廊中央三個座位併起的最左側,雙目總是呈半闔狀的模樣看不清是睡不飽亦或本身使然。將兩人份的側背包堆疊在腿上,好方便把整個臉靠在上頭,側首看向地面,他心想被自己壓在下頭的包的主人什麼時候能夠回來。


  火車進站的氣笛聲過於尖銳,闔上眼腦海裡一點一滴拼湊了心中最想立刻出現在面前的身影。這種感覺就像早已安穩入睡,卻又身在充斥著黑暗裡的不安,矛盾焦躁拋不開的囚禁感官令國見無所適從。


  他不知道該怎麼做,所以選擇了最擅長的忍耐與等待。


  剎然間那道觸感驅離了令人難受的不具名感受,睜開眼,世界是模糊的。

  但想看清一縷柔緻輕顫了羽睫,眨巴眨巴地盯著眼前畫面。


  「睡傻了?」

  「……離開這麼久的人才是最傻的,貪吃鬼。」

  「排隊人多啊,吃嗎?」

  「吃。」


  金田一扳開麵包的外包裝,轉向國見時顰蹙了會開口問對方確定要以這種躺姿吃東西嗎,國見只有淡然的嗯了聲,金田一也只能夠輕嘆而一臉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拿麵包靠近國見的唇畔讓對方先吃下第一口,味蕾第一時間嚐到的是濃烈的焦糖。


  「想睡了。」

  「吃完一半再睡啦,離這班車還有四十分鐘耶。」

  「餵我吃。」

  「行是行啦,不過這樣讓我很像在照料老人你知道嗎?」

  「……我倒是覺得金田一你很適合當好老公。」


  國見這番話逗笑了金田一,少年被對方稚氣十分的笑顏感染而嘴角微幅上揚。


  少年心想時間能定格在現下就好了。

  但時間總是不多也不少地殘酷的流逝著。


  國見突然間不能夠思考,取而代之的滿是那充滿焦糖味的羅宋麵包。


  「……想睡了。」

  「包拿來,借你肩膀。」

  「嗯。」


--
:: BGM :: 寻人启事 - 徐佳莹

說個廢話

低潮期要來臨的警報悄悄響起,其實很感謝一路以來形形色色的人所給予抨擊和意見,還有給予我動力的鼓勵,使我在跌跌撞撞之中無形成長。

當然我也覺得自己寫作方面還有一大進步空間,但是會寫出來絕非沒半點心意在裡頭,我也不曉得也無從得知誰看的到,但我想和看得出的人說聲謝謝,真的謝謝。

總之在寫作上我至少是覺得快樂的,希望我會一直在。

评论(18)
热度(33)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