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金國] One and Only

@迪普路得 我實現了咱倆的願望了(。
迪普太太的金國生賀姊妹作:
金田一生日賀
●捏造與女裝成分有
●微背後注意
::BGM:: 爱不爱 - 郭采洁(歌詞很國見)

 

  正式進入夏季的徵象其一為如雷蟬聲,在傍晚依然響亮地在樹梢上高歌。橙色夕光包圍整個街道,在人行道邊行走邊滑動智能手機螢幕查看一封封源源不絕傳來的新訊息。他嘴角一抹莞爾,因為憶起不久前在部活時間隊員們給自己又驚又喜的慶祝。

  但金田一心底仍舊有股少了些什麼的寂寥,他來回想了又想原因大概出自於那個人。說起那個人,明明認識也少說超過三年而金田一有天終於意識到自己單戀對方許久,幾個月前終於鼓起勇氣將自己心意一五一十地毫不保留傾訴給對方。

 

  單戀就此戛然而止。

  用笨拙卻最真誠的說話方式說完後,就這麼莫名其妙得來一句:

 

  「跟你交往也沒什麼壞處,行啊。」

 

  當時心情激昂的像中了彩劵頭獎般雀躍,死也沒想到同性之間的交往是如此輕而易舉但現在重新整頓這整個過程,金田一不禁覺得自己或許是被耍著玩也說不定。

 

  對象可是那個摸也摸不清的國見英啊,勇太郎。

 

  金田一揮了揮去腦內各種假設雲層,也不知不覺進了家玄關入口。向裡頭喊道我回來了,爾後看見自家爸媽穿著外出的服裝就明瞭這兩人又要上哪約會了。

  「你們要出去啊?」金田一拖了鞋換上室內拖,準備離開玄關時問了笑容滿面的父母,金田一覺得自家爸媽今天似乎心情特別高漲。

 

  「是啊勇太郎。你有個這麼好的好朋友也沒跟我們說,我們就先出門啦──對了,生日快樂。好好看家啊!」

 

  望著離去的父母,留下一臉滿是疑惑的金田一。

  好朋友?誰啊?

  金田一對母親說的話還真想不出任何頭緒來,一邊走進臥房,轉開門把往內裡推開門,映入眼簾的畫面令金田一乍舌,一時之間反應不過而捉不緊手上的包掉至地面上。

 

  「……國、國見!?!?!?!!?!?!??!!」

  金田一高八音喊道對方的名字並伸出手來指向躺著玩著貌似是自己的PSP的對方,然後國見坐起身盤腿雙手摀住耳朵。

 

  「吵死了。」

 

  金田一會這麼激動的原因其一,是國見出現在自己床上。

  其二,國見穿著不知是打哪來的深藍水手服,打著鮮紅色領結。

  其三,其實國見這麼穿還挺不錯的,就在浮出這種念頭時金田一感到幾絲罪惡。

 

  「……是說你為什麼要穿成這樣來我家啊?」拿起地上的包走近床隔壁書桌,放了包在桌面上後繞到另一邊,脫下制服外套掛在衣櫃裡。

  一連串像是刻意找事做而故作鎮定的金田一,全看在眼底的國見不禁油生不悅之意。

 

  「這不是我的,從你衣櫃裡發現的。」

  「啊。」

  「那是我姊留下來的,房間原本是我姊的後來他搬出去就讓我睡這裡了。」

  「不過你怎麼突然來我家啊?」

 

  國見聽著金田一的疑問,自己絲毫沒有要解釋的立場也煽動不了金田一任何一分情緒的模樣,開始鼓動國見的焦躁,不過他想到今天及川口沫橫飛對自己說的話,便開始依照腦中思考行動。

 

  金田一察覺背後異常安靜,便轉過身要問對方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喂國……見?」金田一沒有繼續問下去,語調由疑惑轉為訝異。他湊近沉首坐在床沿一發不語,雙手握著解開胸口的紅色領結的國見。被瀏海遮去表情,金田一看不見也感受不了國見現在絲毫情緒,於是開始無謂的揣測,讓心懸在空中搖擺不定。

  坐在地板上的金田一不斷輕聲喚著國見,伸出手覆上國見放在膝上的手背,一股暖意流淌在金田一手上,接著滴落至木製地面上。一時著急的金田一無計可施,只好站起身子順勢將國見推倒在床面,兩手支撐對方臉頰兩側近距離看著從未沒看過的對方的模樣。

 

  是示弱還是被傷害,金田一沒法從腦中一一釐清。

 

  「我怎麼不知道你是愛哭鬼啊?」輕捏了捏紅透了鼻頭國見,一邊調侃,不忘用指腹抹去淚如雨珠,金田一心想,這眼淚要用多少言語多少力氣去全力安撫才會止住。

 

  殊不知國見在前幾分鐘只是佯裝樣子嚇嚇金田一,也沒有料想到對方會對自己有所舉動。淚腺就在這個人面前脆弱起來,但其實國見心裡多少存在著不安的因子在。

  兩人都一樣,一樣都會感到不安,然而兩人間最相似的地方在於嘴巴都屬笨拙。只是不多話的國見比金田一稍微精明了些。

 

  「……我也只知道你是韭菜頭。」帶著微微嘶啞的嗓音慢半拍回答對方,顰蹙的模樣令金田一不自覺地感到可愛幾分。

 

  「為啥又提到這個,很難笑耶!算了算了,我說國見啊。」

  「我啊,是個相當遲鈍的傢伙。」金田一隨臉頰線條從上朝下輕撫著國見,指尖觸感泛起癢意,經過下巴後劃過喉間直達胸口前,「所以呢,你不說的話,我是很難一時察覺到你的心情。」掌心的熱度隔著衣料感受著對方的體溫,國見覺得眼眶又開始熱盈盈了起來。

 

  「金田一。」

  「嗯?」

 

  「……我…」

  「你怎了?」

 

  「喜──……」

 

  金田一覺得今天收到太多驚喜,像是第一次看到國見穿女裝、國見哭泣的模樣,還有在叫喚自己名字時,吞嚥了口口水像是做心理建設似的模樣,張口說著不完整零碎的話語又閉上嘴唇。又覺得太過於困難訴說便別過目光不看金田一,淡薄紅暈浮現在臉頰,最後甚至一個手臂蓋過整張臉不讓金田一看見自己滿是破綻的樣子。

 

  「你話還沒說完耶,國見。」

  「……別囉嗦。」

  「那麼……國見,我也喜歡你。」金田一傾首靠近國見耳畔,低語率先道出對方最想告訴自己的話語。卻不只有一次,不斷不斷傾訴著似深怕對方沒有聽清楚,滿滿喜歡的話語裡飽含了這些日子以來最想告訴對方的心情,儘管只有喜歡兩個字。

  「……好了啦,我也最喜歡你了。」一掌遮住金田一的嘴,好讓對方停止那些足以令人失足沉溺於的甜言蜜語。

 

  「對了金田一,我都穿成這樣了為何你好像沒什麼感覺?」

  「嗯?我有國見英免疫症?啊不對,八成是因為那是我姊的衣服我才沒掉入陷……」

 

  國見等不及金田一的話道完,伸手拉扯著對方的制服領帶靠近帶往自己方向,「你好囉嗦,我好不容易拿電影票給你爸媽讓我們有時間在床上打滾,要不要將就點被我臣服?」道出刻意的舉止,伴隨刻意的熱息吐露在金田一耳邊,微抬起小腿以膝抵住對方兩腿跨間來回廝磨挑逗。

 

  金田一的耳背開始竄起淡紅,國見對此反應感到份優越感,雙手繞過對方頸項十指交扣等著對方下一步動作。「喂喂你可別太過份了,原來你是我爸媽說的好朋友啊?真是心機。」不等國見回應自己,上前親吻國見稍微乾燥的唇,舌尖與舌尖相互交纏碰撞,加上金田一霸道佔有的力道讓兩人間慾火點燃更盛。

 

  「幹嘛突然停下?金田一?」

  「不知道為什麼有草莓味?初吻的味道為什麼現在才……」

  「……我想是我剛偷吃了你家桌上的蛋糕的關係吧。」

 

  金田一眨巴眨巴地對上一臉困窘的國見,噗嗤地誇張笑了出聲。國見一手揪住對方的臉頰,金田一收回毫無形象的笑聲冒冷汗看向國見。

 

  「生日快樂,大蠢蛋。」

 

  金田一看見了那抹最溫暖的笑靨在眼前逐開也深刻烙印在腦海裡,他在此刻下定決心要堅決守護眼前得來不易的人。

  在這世界上與自己來來往往擦肩而過的人太多,然而有這麼個人駐足停留在自己身邊的就僅有你。

 

  「要也是你的蠢蛋,謝了。」


评论(25)
热度(58)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