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金國]練習Time

BGM:田馥甄矛盾


  風雨拍打窗得快震耳欲聾似的令人欲轉過頭望向窗外。

  國見英將手都妥當穿入衣袖後沉著頭徐徐扣上鈕扣,雙耳捕捉到窗子傳來陣陣被雨淋落的聲響,腦子裡清晰浮現撐傘也徒勞無功被雨淋而狼狽不堪的自己,國見心中油然而生一股焦躁感。

  他十分討厭下雨天。


  金田一打開了部活休息室的門,發現裡頭只剩下正換回青城制服的國見一人,心裡詫異著沒想到自己練習到了這麼晚。

  國見始終沒抬頭背對著金田一,他走近國見身旁,開了自己的置物櫃開口問對方:「喂國見,剩你一個人?」

  「好像是。」他淡然回答,金田一也只有稍微應聲代以了解之意。國見終於穿完襯衫,從櫃裡拿出水瓶、西裝外套和領帶後逐一放進包裡,就在準備把領帶收進去時國見突然想到,領帶總是打得不好。

  「要一起走嗎?國見?」金田一也換好了制服,碰地一聲關上置物櫃。國見拉好包的拉鍊轉頭要回應對方說都行時,目光停留在金田一的胸前時顰蹙了一會兒,被盯著看的金田一頭上冒了問號疑惑著國見是對自己哪點不滿嗎?


  「金田一。」

  「是?」國見突然叫了自己的名字後在不遠處的桌旁,拉了張椅子。接著看向金田一,招了招手似乎是要自己過去那兒。

  「請你過來坐在這張椅子上。」

  金田一雖滿腹疑惑卻還是聽從對方的話過去,坐在椅子上。國見把包原地放下,十指交錯掌心朝外拉筋一會,全看在眼裡的金田一又更加疑惑便忍不住揚聲問國見:「你到底想幹嘛?」

  「……安妮練習*?」

  「安妮?什麼東西?你要練CPR……喂喂喂──就這麼坐在我身上的意思是……我是安妮?!」國見滿不在乎的大膽舉動嚇壞了金田一,國見跨坐在金田一的大腿上伸出手來鬆開對方胸前領帶,沒有理會金田一的問題便逕自開始目不轉睛地一頭沉浸於打領帶的世界裡。


  金田一從以前就知道國見的行事風格,花最少的力氣及便捷的方法在短時間內完成事情一向是對方習慣,其實還帶點偏執和完美所以金田一知道,光只用口舌上的單薄言語是打動不了國見的決心。

  不過突然身上多了他人的氣息令金田一體溫不禁上升了些,撓撓面頰觀察眼前這個人一舉一動,才發現國見的頭髮又長了一些,目光轉移到對方臉上的表情,金田一發現國見一碰上癥結便會皺緊眉頭。


  傾頭瞬間,國見的瀏海從耳後滑落至前方遮住了表情。

  金田一想也沒多想地替國見將臉龐一側頭髮撩至耳後。


  「領結打好了。不過,金田一你臉很紅?」在最後一刻國見終於打好了相當滿意的領結,揚首一看滿臉通紅且一手遮著口鼻的金田一,國見這時候才發現自己的頭髮被梳到耳後。

  「處男反應啊。」

  「處你個頭啦!你就不是處男嗎!」金田一忍不住反駁了國見精簡的話語,雖說國見的話少卻是十分精闢而讓金田一有時候不得不承認。

  「仔細想的話,你不是。因為我們在上禮拜四的時……」


  金田一一時慌了手腳便用某種最原始又最害羞的行為擅自強制終止了國見接下來的話。

  至於是用什麼方法,除了在場的兩個人外誰也無從得知。


  真是小惡魔。

  金田一第五十二次在心裡喃喃自語著。



*安妮是個十二歲的小女孩,不幸因溺水身亡。
安妮的爸爸是個經營玩具工廠的醫生,傷痛之餘決定要工廠生產模型人體藉由此廣為推廣CPR,讓更多的人得到拯救,為紀念她的女兒才將模型人體取名為安妮。

评论(30)
热度(46)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