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每周五的及川岩泉日常(6)

  雨滴伴隨疾速的風吹進了沒關緊的窗子內,稍微淋濕了靠窗鄰近的桌面。及川坐在床邊地板上收拾著剛才回到家,母親嘮叨了好陣子床底下一箱箱陳年舊物,及川每次只回了一句:「才不是什麼垃圾!是寶物!」

  嗅到雨水帶來的塵土濕悶氣味,站起身子關窗的同時外頭雷光一閃後響起巨聲。因為剛才收拾著那些東西又親眼看見打雷,及川不禁勾起國小久遠的記憶,那天天氣就如現在一樣午後雷陣雨。


  在下雨的前幾個小時,及川依稀如往常般在岩泉一家門前等著對方一起去俱樂部打排球,兩人前往到達目的地時發現正巧碰上房屋修裝的情況,原先興奮的兩人便只好垂著尾巴失望地重新踏上回家之路。

  一路上及川不斷對沒打到排球的落空感喋喋不休,岩泉摀著對方的嘴說:「別像女孩子吱吱喳喳的,這就是現實啊!快回來地球好嗎火星川!」然後隨及川的視線轉頭看向了某張被貼在玻璃櫥窗外的海報,再看向及川,直豎寒毛地覺得及川絕對不安好心。


  「哦──哦哦哦哦!」及川兩眼直冒並充斥閃爍的星光在裡頭,不忘一手捉住岩泉的手踝不讓對方輕易掙脫逃走。

  「哦屁啊,回家了啦!我先說,我絕對不是怕這種妖魔鬼怪的片,只是我超不……喂!放開我啊混蛋──」岩泉一一臉這輩子最後悔的事就是認識你的厭世表情,硬生生被及川拉去電影賣票亭後進了票上指定的座廳院內。但其實岩泉能完全否決及川的決定,可這一次看見及川臉上的期待又不想破壞興致。

  坐定位的兩人臉上表情大有不同,一個猶如面臨世界末日般絕望,另一個卻是躍躍欲試的迫不及待。待燈光完全暗下來,岩泉抱胸闔上眼決定整場在睡夢中渡過,突然慶幸自己懷有三秒入睡的神技,還有不選擇和及川拉扯的原因是因為,這個傢伙只要一頭熱做某件事便什麼人也動搖不了,深刻了解這點的岩泉擔憂對方不知道會發什麼事只好跟隨在旁。


  接著,岩泉一就這麼睡了快兩小時。

  結束時散場時間,岩泉睡夢中被人群走動的聲音給擾醒。揉著睡眼惺忪轉頭看向及川,要開口問及川難道不趕快回家時被對方呆滯表情給震懾,難道這部電影可怕到連神經粗到可以當救生繩的人都覺得恐怖嗎?

  「喂,呆川你在發什麼呆?」岩泉伸出手搖晃了及川的肩膀問。

  「小……小岩,你……」

  「我?幹嘛?為什麼要摸我的肚子?你肚子不舒服想大便嗎?」

  「才不是……是以後我要保護你的肚臍……不然你就不能跟我一起打排球了……」


  岩泉一語塞。

  其實是根本沒聽懂及川說什麼只好問為什麼,及川將剛剛電影內容娓娓道出可岩泉一完全有聽沒有懂,只知道電影某一幕因為打雷而主角失去了肚臍。

  當兩人走出電影院正好下了場雷陣雨,岩泉一從包拿出傘問及川要不一起撐,他知道依及川的個性肯定沒帶傘。就在撐起傘要開口問道時背後一陣溫熱,腹前一陣緊。

  不是岩泉肚子疼想上廁所,而是及川從後頭抱住了岩泉的肚子。

  「你到底在幹嘛。」

  「嗚嗚嗚我要保護小岩,我只想要你當我的主攻手啊!」

  「我還真的不懂你在想啥也不知道為啥……隨便你!被雨淋到我可不負責。」


  從此下雨天要打雷時岩泉一身邊必定會有及川,並且被及川無條件擁住,每一次這番詭異作為被關注詢問時都得好好解釋。


  及川從紙箱裡翻出電影票根後忍不住仰頭靠在床面上大笑。

  早已經記不清電影的內容,也記不起當初為何如此執著於打雷會弄丟肚臍這件事,只記得當時的自己碰見下雨天總是慌忙飛奔岩泉一身邊。

  「整理好了沒呀?徹?有哪些需要扔的嗎?」

  「都不能扔啦老媽!它們,都很重要哦。還有我出門一下,不准動箱子裡的東西哦!」及川手裡握著褪色嚴重的電影票根,穿起外套和鞋準備從玄關離家出門。


  「去哪呀?」

  「嗯──去阻止雷公偷小岩的肚臍*──?」


  回眸看見露出一頭霧水表情的母親,及川嘴角一抹淡然的笑容。

  他覺得如果沒提及紙箱或許這件回憶將完全塵封於裡頭,雖然回不去舊憶但回味卻無窮,每在不同時刻回憶的感覺不盡相同,這就是陳年舊事的樂趣。


  他按下了岩泉家的電鈴,憶起當時候下雨打雷時急著衝到對方家門前狂按鈴直到應門為止的焦慮感。

  不過現在及川不再像當時焦慮,倒是想知道對方看見自己手上的東西,第一時間會是什麼樣表情呢?


  及川不禁又期待了幾分,雙耳捕捉到靠近上前應門的腳步聲。





雷公偷肚臍:據說起源於日本,原本的意思是雷公打雷時,要把肚臍遮住,不然會被雷公吃掉的傳說。是大人要小孩不要隨便露出肚子,以免感冒,鬧肚子痛的用意。

评论(2)
热度(20)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