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物櫥櫃

102.08.21-謝謝給予鼓勵與喜歡
有緣再相見:)

每周五的及川岩泉日常(3)

  岩泉一難得耳根子清靜了整天,也難得在社團練習中狀況並不如往常般順遂,雖說沒被其他人發覺但岩泉十分不滿意現況,心底不斷油然而生的焦躁叫喚自己停止手邊動作,他暗自咒罵那個沒來學校的傢伙。

  「及川前輩沒來啊?」

  「沒有。」

  「岩泉前輩不寂寞嗎?」

  「……」岩泉突然覺得金田一和國見一搭一唱的煩躁程度也頗媲美及川徹一人。


  躲在被窩裡的及川徹打了個大噴嚏,從被子探出頭來望過窗戶的方向才發現天色接近傍晚,但透進來的夕光暖和得令及川想出門透透氣。從昨晚發了高燒的關係使今天的課業得停擺一天,起床時身子痠疼得令自己哭笑不得。

  頭昏昏沉沉的懶得換下皇帝式誇張的睡袍,出了家門幾步被隔壁岩泉家院子裡偷跑出來的美國鬥牛犬盯著看。不抵楚楚可憐的眼神(雖然下巴更讓及川覺得很吸引目光),及川只好乖乖作罷地彎下腰拾起連接狗狗項圈的牽繩,一起在外頭散步。


  岩泉一下了電車走回家的沿途買了幾盒蛋捲,是及川前幾天吵著岩泉說想吃但又莫名其妙不自己買來吃,這一次買來順便當做是探病禮。

  每回家必經的河堤小路,岩泉在不遠處的斜坡草地上看見一抹熟悉的人影和同樣睡姿的一隻狗,走得越近越能看出那個人的輪廓。最後岩泉一無語地站在及川上頭的草地,垂首死盯及川睡顏用念力要對方快點睜開眼來。

  及川始終沒有睜開眼來,一臉平靜的模樣讓岩泉一心中幾絲動搖,蹲下身伸出手指擺在對方人中探測呼出的熱息,震驚的是就連一點微弱的呼吸都沒有。

 一時慌了手腳要從包裡拿出手機求救時,一旁被冷落許久的狗兒朝岩泉吠叫。


  「阿吉?不要站在及川身上快下……」阿吉在吠叫的同時立即跑上及川的腹上,及川一臉難受的表情岩泉全看在眼底,手上的手機和包都因心中那塊沉甸甸的大石放下而鬆懈滑落至地面。

  「好重……阿吉美女你快讓開嘛……咦?小岩怎麼在這?」

  「你這腦袋燒壞川為什麼沒換衣服就跑出來啊?」坐在及川徹身旁,將對方已經不復冰冷的退熱貼從額間毫無預警地痛快撕下,觸感還留著餘溫,像早晨特地跑去及川徹家探望完準備走時,被及川溫熱又無力的手握住,病懨懨的口吻撒嬌要自己別走,留下陪對方。

  「懶得換啊……對了,小岩背我回去!」

  「自己有腳不會走喔?」

  「我是病患啊病患──」

  「汪!」

  「可惡!你們兩個傢伙別給我太過分!」

  岩泉一拿及川的任性要求沒轍只能夠實行,背後及川的重量有種回到過去小時候,也憶起岩泉養這隻狗的契機。


  「突然想起阿吉美女小時候的事情了呢。」

  「都是因為你不能養她又哭著鼻子留下她我才幫你養的。」

  「哼哼哼……」

  「吵死了啦別在我耳邊噴氣!」

  「我最喜歡小岩了啦──」

  「是、是。」

评论(3)
热度(19)

© 堆物櫥櫃 | Powered by LOFTER